Sitetag

☆腐麻糬宅化日誌☆~( ̄▽ ̄)~♪

這是一顆腐到黑心的麻糬受到感化(?)後想脫離腐海皈依宅門的故事....(騙肖)

■【食戟之靈】Italian Roast(幸平SIDE)【創塔】01-03

Category: 【義大利基友好傲嬌】  
想想還是在自家blog也連載一份w

「【中囯語】Italian Roast【創塔】」/「みやこ」の小説 [pixiv]

■【食戟之靈】Italian Roast(幸平SIDE)【創塔】01-03



01.



即使是神經大條如幸平,有時也會識相地體貼一下女性,當然這也不能怪他偷聽,誰叫那是回自己房間的必經之處。

「小惠真的不打算告白嗎?那傢伙遲鈍成那樣,不用力朝正面來一記直球是不會懂的啦!」
「欸、欸欸~~!」
「拿出『東北的躍兔』的氣魄,把他想成球桌對面的對手就好啦!用力啪──下去!」
「這、我辦不到啦……」
圍在幸平房間外的是吉野、榊和田所。幸平再怎麼遲鈍,都聽到『告白』這個關鍵字了,當然知道三個女孩聊得是什麼話題。說來真巧,他最近也才剛被告白,一邊注意著三個女孩的動靜,幸平一邊思考要不要繞到廚房先打發時間。
「而、而且、要是被拒絕的話……我、我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用什麼表情、向──搭話了……」
「說的也是吶……畢竟大家同住一個屋簷下,想不碰面都難呢!」
「真是的!被小惠這麼可愛的女孩喜歡耶!太不知好歹了!」
「我說這和那沒關係吧……悠姬……」
一提到關鍵的人名田所的音量就小了下去,傳不到有段距離的幸平耳裡,但既然榊提到是同住一個屋簷下的伙伴,就是極星寮的某個人了吧!
幸平並沒有特別八卦的興趣,但腦中還是閃過幾個熟面孔。
那就不可能是那傢伙了啊……

『幸平……』
繼一色、伊武崎等人後出現在幸平腦中的是某個金髮藍眼的同校同學。


兩周前,那位來自遙遠的義大利,有著和日本人截然不同的耀眼金髮、淡藍眼珠的日義混血兒留學生──塔克米˙阿爾迪尼向他做出了愛的告白。
真不愧是來自愛的國度的義大利男人!幸平感嘆,儘管和他平時的『熱情』相比是平淡了不少,但還是對幸平造成了不小的衝擊──畢竟被同性告白這種事可不是每個日本男人都能碰上的。
之後從和哥哥長得完全不像的雙胞胎弟弟伊薩米口中知道,原來他那論女人緣說不定能排上第一席的哥哥在義大利也不乏各種跨性別邀約的時候,幸平感受到了另一股莫名的壓力──這麼說來他確實也長得比大多數女生還可愛。

只是幸平還是拒絕了。
撇開性別問題,對現在的幸平來說最重要的是登上遠月的頂點,這是他入學時的宣言,也是向父親提出挑戰的第一步,他無暇考慮其它的事。
聽到自己被拒絕的理由後,塔克米露出複雜的笑容,毫無疑問也沒有任何意見的接受了這樣的理由。
在這之前幸平沒有被告白的經驗,也沒有主動告白過,雖然對塔克米的乾脆放棄產生少許疑惑,但很快就將這件事自記憶中淡去,過不到兩天就回到以往的相處模式。
要不是無意中聽到田所她們的談話,大概也不會再想起這段小插曲。

『而、而且、要是被拒絕的話……我、我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用什麼表情、向──搭話了……』

「那傢伙倒是完全沒有這種跡象呢!」幸平背靠走廊自言自語著,連三個女孩已經走遠了也沒注意到。

◆ ◆ ◆


「幸平!我再強調一次,你真正的對手是我!」
高亢的嗓音,挺直的背脊,加上目中無人、趾高氣昂指著人的無禮舉止,今天的塔克米˙阿爾迪尼也是精神百倍地向幸平創真提出挑戰。
別說和兩人同班的同學們,這一幕已經成為同年級、甚至全校的學生們眼中的日常風景了。

『話說回來這兩人到底什麼時候才要真的來場食戟啊!』、『阿爾迪尼也太執著了吧!』、『幸平不是放話誰來挑戰一律接受嗎?』、『這麼說來阿爾迪尼也太可憐了吧!大家都比了就他還沒www』、『他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菜刀還在別人那啊!』等等諸如此類的吐槽在學生中也時有所聞。
畢竟兩人不但成績都保持在學年上位,還都是一入學就引起話題的風雲人物。
但其實只有少數人才知道,兩人在放學後經常一起研究料理,興致一來就非要比出高下爭得面紅耳赤誰也不讓誰,要伊薩米和田所再找人來試吃做出結論才善罷甘休。
「是、是、那放學後見了!不過今天我會晚點過去,塔克米你就自己先開始吧!」
儘管還是有些不滿的樣子,但下一秒原本怒氣沖沖的表情立刻轉成了自信的笑容。
「不管比什麼,我都一定會讓你明白阿爾迪尼的厲害!」

真好打發啊!一旁經過的同學們和伊薩米心想。
見塔克米還是和平時一樣,幸平不知為何微妙地鬆了口氣,偷聽到田所她們的談話後已經過了三天,這三天幸平特別留意了塔克米的反應,在已經習慣這樣你追我跑的日常後,要是突然被疏遠也會很不習慣。
雖然幸平對塔克米的『熱情』總是以敷衍的態度回應,但不代表幸平不在乎和塔克米間的食戟,甚至可說是期待著,當初合宿的那場對決沒有分出勝負,不只塔克米難以接受,在幸平心裡也留下不小的疙瘩。
年齡相仿的人之中竟然也有和自己不分上下的人。光只是看了對方的手一眼就發現了,對方是和自己一樣站在第一線、肩負自家招牌、守衛自己城堡的料理人。

不僅是味之地平線的開拓者,也是率先開拓了自己視野的第一人。
單就這一點,那個金髮的異國少年就足以在幸平心裡占有一席之地。


不知不覺來到放學時間,漫步在長長的走廊上前往事先填好申請的烹飪教室這段短暫時光已經是幸平一天之中最期待的時刻之一。
在路途的終點等待他的是一個勢均力敵的,和自己一樣對料理有著無比熱情的強勁對手。
自小就是和父親兩人一起生活,身為獨生子的幸平唯一能挑戰的對象只有父親一個,對幸平而言,『幸平餐館』就是他未來要繼承的城堡,這麼一想就覺得自己來到遠月前真的是隻井底之蛙,雖然他的對手是曾經那麼接近遠月頂點的男人,但人不能只是往上看,偶爾也要看看身旁四周的一切。


「這不是幸平嗎?」
「唷!伊薩米!你怎麼沒和你哥哥在一起?」
才剛踏出職員室沒多久,幸平碰上了總是和雙胞胎哥哥形影不離的伊薩米。
「我臨時被老師找去了,幸平呢?」
「差不多啦!上次的報告被退回來,只好重寫一份補交了!」要是被塔克米知道了,依那過分正經的個性一定會被教訓一番,不只課業連穿著和髮型都被念過,但幸平倒是被教訓的挺開心的。這麼想想,文緒小姐雖然也很兇,自己卻一點也不討厭這種感覺。
「嗯?所以現在塔克米就是一個人在烹飪教室囉!」
「嗯~」
「不要緊吧……」
「怎麼了?」
「我們做料理的時候啊!不是會有女生在外面看嗎?」
「你是說哥哥的FC嗎?那個不用擔心,FC的成員不會擅自靠近哥哥的喔!」
「耶?為什麼啊!」
「這個嘛……FC內似乎是有這樣的規定呢!」
畢竟是為了擁護特定的人組成的FAN CLUB,成員們既是同伴也是敵人,除了公平外也有互相牽制的意味。
「我還以為以塔克米的人氣一定天天都被告白呢!」
「在義大利的時候就是這樣喔!每天都有以和哥哥約會為目的來的客人呢!我也常常幫忙轉交情書。」
「喔~那伊薩米呢?」
「比起哥哥我當然差多了!」
其實情書中有一部分是給伊薩米的,只是伊薩米不知情,全都交到塔克米手上了。這是某次和田所聊天時,田所偷偷告訴幸平的情報。
當然會把弟弟背地裡也很受歡迎這種事拿來炫耀的,只有那個收到給弟弟的情書也不告訴本人的哥哥了!
身為獨生子的幸平難以體會這種兄弟間的相處,雖然偶爾也會羨慕。沒來由的,幸平也選擇了保持沉默。
「不過其它部分我可從來沒比哥哥差過喔!料理也是,有一天我一定會比哥哥厲害!」玩遊戲可是我比較強呢!哥哥輸掉時的哭臉沒人比伊薩米更熟悉了。
「你們兄弟感情真好啊!」某些部分還是很像呢!雖然外表截然相反,但體內還是流著同樣的血,伊薩米比起兄長溫和許多的表情底下也蟄伏著蠢蠢欲動的好勝心。

「那塔克米都是怎麼回應的呢?對那些情書。」
機不可失,幸平把握難得和伊薩米獨處的機會,問起塔克米的八卦。
才不是對塔克米有意思喔!只是好奇而已,幸平對自己這麼說,畢竟向自己告白的可是在校內擁有FC的超人氣美少年啊!又是自己認同的對手,偶爾還是會接收到女孩子們忌妒的視線,就算本來還能以『忌妒自己這個男生也沒有用啊~』當作藉口,但被告白後的現在這個藉口也不能再用了。
身為正值青春年華的15歲青少年,多少還是對這方面有那麼一點點在意呢!不過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當然是料理!下剋上!找前輩們比食戟!超越父親!

「情書嗎?我不知道耶!不過如果是回絕約會的話,在店裡倒是常常看到喔!」
「耶?」
「已經是『阿爾迪尼』的名產了呢!哥哥笑著說:『Si Grazie…謝謝你們的好意,可是我還有更重要的事。』」
「!」
「我們來日本前,哥哥還被店裡的常客吐槽要怎麼處理那票追求者呢!噗噗……啊、哥哥的追求者裡可不只有女孩子喔!」沒有察覺到幸平短暫的停頓,伊薩米只是沉浸在回想裡,向幸平八卦哥哥的黑歷史似乎讓他非常樂在其中。
「來遠月……日本後不談,還在義大利的時候哥哥可是非常受歡迎的,上至熟女姐姐下至同齡女孩,就連跨越性別的同性邀約也不少!」
畢竟是主張積極示愛對女性的形容詞只有讚美可說的義大利,和連句『I LOVE YOU』都會翻成『今晚的月色真美』的大和民族不同,是個毫不吝於表達愛意的熱情民族。
連同性都會拜倒在其廚師褲下,不愧是他最自傲的哥哥!今天的伊薩米也毫不掩飾自己的兄控。

「欸?」
「哥哥果然是罪惡的男人啊!噗噗噗……」
這是那麼好笑的事嗎?幸平想,雖然可以理解這是伊薩米對塔克米的一種自傲表現,但他大概再過一百年也無法理解。
但塔克米不只在異性中受歡迎,就連同性也會被他吸引這點還真是出乎意料之外,還在義大利的時候的話,不是才12、13歲嗎!?對在今天之前還一直以為塔克米和自己的成長經歷相似的幸平來說,那還真是遙遠的世界,其實我們一點也不像吧!

但拒絕人的理由卻是驚人的相似。
幸平腦中閃過塔克米被自己拒絕時的表情,當時的塔克米內心所想的,或許就和現在的自己一樣。

「我有偷偷拍下來喔!要看嗎?」
見幸平興趣盎然地湊近,伊薩米打開手機的照片資料夾,除了兄弟倆的合照外還有幾張其它人的照片,點開一張對著客人露出淡笑回應的少年、不、是比起少年更年幼的側臉。
無論是挺直的身影、耀眼的淡金髮色還是柔和的笑容都和現在完全一致,但還是可以從中嗅出某種難以言喻的違和。




02.



當兩人慢吞吞地終於走到烹飪教室時,等著他們的卻是塔克米的背影。

「請不要為我流淚,bella ragazza(可人的女孩)。作為不解風情的我拒絕妳的賠禮,願不願意收下這道剛做好的甜點呢!」
塔克米從冰箱裡端出已經凝結的奶酪成品,當著幾個女同學的面以輕柔到不可思議的手法將作為果醬原料的藍莓果香和裝飾用的薄荷葉在乳白色的表面點綴誘人的色彩及小小的綠意。明明是那麼簡單的動作,但塔克米做來就是宛如演出般令人移不開目光。
「Buon appetito!」短暫的表演結束,塔克米宛如侍者般面帶迷人的笑容將甜點端到女同學面前。

原來是有女生打破規矩告白,卻反過來被塔克米安慰。再怎麼不滿,能吃到王子殿下親手端到自己眼前又是當場做出來的料理,光這點就足以讓一切拋諸腦後!甚至連一旁對有新入成員擅自告白感到不滿差點吵起來的女同學們也各拿到一盤當作封口費。
不愧是土生土長的義大利男人,在應對女性上滴水不漏。
而且幸平可以理解女生們看得目不轉睛,被奪走全副心神的癡迷樣。塔克米那過分正經的個性在製作料理的一絲不苟上也發揮得淋漓盡致,和當初自己在合宿時展現的Live cooking(現場烹調)不同,塔克米更吸引人的反而是專注在料理上的廚師本身──當然做出來的料理也很好吃。

「做料理時的哥哥帥的讓人覺得和平時判若兩人對吧?幸平。」
見時機差不多了,伊薩米大方地進入教室裡。
「!伊薩米……!幸平……」

哇喔……這咬牙切齒的口氣是怎麼回事,不就是不小心看到你被告白的現場嘛!雖然被我這個剛把你拒絕掉的人看到是有點那個啦……俊俏的臉都垮下來囉!剛剛安慰女生的笑容都去哪裡了?
跟著伊薩米進入教室的幸平也舉起手尷尬地笑著打聲招呼。

「太慢了!你要讓我等多久啊!」
啊!又是平時的塔克米。
塔克米隻手撐腰指著幸平發怒的名場面再現,已經幸平一個人專屬的特權了,這所學校裡出色的人那麼多,偏偏塔克米就是只追著他一個人跑,現在想想怎麼看都很不尋常。

「是你說想知道正統義大利甜點的做法我才勉為其難來教你的耶!讓我等這麼久不會太失禮了嗎?」
在上課中收到幸平傳來的訊息時,塔克米幾乎是立刻就傳了同意的回信,一點也不勉為其難嘛!
「抱歉啦!我沒想到沙佩爾老師會訓我訓那麼久嘛!」對高中才插班入學的幸平來說,非實作的理論課程還真是有點吃力。
「就是在說你那種輕浮的態度!!」
「話說回來義大利人不是最不守時了嗎?和塔克米一點也不像呢!」
那一絲不苟的過分正經在守時的概念上也發揮得淋漓盡致,而且從甜點的製作時間來看,說不定還刻意早到準備了。
「你這個土生土長的日本人沒資格說我!」日本人不該是守時的民族嗎?
「哥哥每次碰到幸平就會冷靜不下來呢!」
「伊薩米!」
「但是這樣的哥哥很有趣對吧!幸平。」
不愧是親兄弟,吐槽起來見縫插針毫不留情。
「哈哈哈……好啦好啦!那這邊做好的我可以吃嗎?」幸平一邊安撫塔克米,沒有比稱讚料理好吃更能讓廚師心情好起來的方法。
「你都這麼說了我能說不行嗎?」
塔克米憤憤地遞上剛做好的奶酪,那一臉不甘願卻又坦率到極致的肢體動作讓對日本次文化也頗有涉獵的伊薩米忍不住在心裡偷笑:今天的哥哥也是一如以往的傲嬌呢!噗噗……

柔嫩滑順的口感、恰到好處的酸中帶甜都無懈可擊,難怪那群戀心才剛凋謝枯萎的少女們破碎的心靈馬上就被治癒了,酸酸甜甜的滋味宛如戀愛般令人難以抗拒,對以甜食為第二主食的女孩子們果然是最好的萬能藥。

「不愧是塔克米!所以,要怎麼樣才能做出這種味道啊?」
終究是個料理笨蛋,比起沉浸於味道的餘韻更在乎料理的做法。但這對一般人來說是不解風情的反應對同樣是料理笨蛋2號的塔克米反而剛好也不一定。
「嘛……你要是真的那麼想知道的話教給你也不是不可以啦!既然你都這麼說了的話……等等、你今天不就是為了這個才把我找來的嗎!」
「哥哥……其實本來就打算教了吧!噗噗……」
「不准笑!伊薩米!說來說去不就是因為你遲到那麼久!」後半句是對著幸平說的。「話說回來你們為什麼會一起來啊!」
「路上剛好遇到嘛!」
這麼一說才讓幸平想起剛剛的話題才說到一半呢!有機會得向伊薩米問個清楚。

在塔克米的嚴格指導下幸平當然做出了水準之上的成品,最後也帶著當做宵夜的份量回去給極星寮的寮友們,至於塔克米做的當場就被吃光這點還讓吉野抱怨了一下。
沒有女孩子會討厭甜點,何況是出自正統義大利廚師之手的人氣甜點,最後則是在幸平答應下次會再拜託塔克米多做一點之下收場,吉野還羨慕的說塔克米果然對幸平好好吶~

對我……很好嗎?幸平回想起塔克米指導途中把自己批得一文不值的那副鬼神樣,連沙佩爾老師都只能排到後面去了。




過了幾天,又是一個難得的獨處。
連著幾天都是塔克米的甜點特訓,別說是義式甜點,就連日式和果子的製作經驗都寥寥可數的幸平可沒被少折磨,成品在塔克米眼中看來還只能算差強人意。

「塔克米真的好嚴格啊!」
「那是當然的!不要小看甜點啊!」義大利文的甜點可是甜美、溫柔的同義詞,是從材料份量到製作手法都非常纖細的料理。
光打發蛋白的動作就被批得一無是處,不是第一次體會塔克米的認真,但用這麼深入又斯巴達的方式來感受還是第一次,吉野不是說塔克米對自己很好嗎?這麼一想幸平突然佩服起了能完美重現塔克米技術的美作。

「還以為塔克米會因為喜歡我對我比較寬容呢!」
啪!


好像有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

「幸~平~」
那是來自地獄般的低沉聲線,就連幸平也難得地想:糟了!冷汗瞬間爬滿了背脊。
「我確實向你告白過,但那已經是過去式了!對現在的我來說最重要的只有料理、【阿爾迪尼】,以及和你之間分出高下!」
刻意加重的幾個詞彙更能感覺到塔克米的怒氣,話說回來阿爾迪尼排在分出高下後面嗎?
「對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啦!只是突然有點在意的事情。」
「啊?真稀奇啊!有什麼事能讓你在料理的時候分心的?」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在想……塔克米一點也沒變呢!」怒氣也是,來得快去得也快啊!
「哈啊?」
「前幾天我不是看到你安慰女孩子嗎?然後我就想起來啦!之前我也聽到極星寮的女孩子們聊到戀愛的話題,說不敢告白的原因是怕被拒絕後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方之類的。」
「喔?」
「然後我就想啊!可是塔克米被我拒絕了卻完全沒有避開我耶!」
「你希望我也那麼做嗎?」
「當然不希望啦!」面對塔克米又冷下來的語氣,幸平極力打著圓場。「不如說鬆了口氣呢!」
「話先說在前面,你說的那個或許在日本是那樣,但我的祖國(義大利)可是愛的國度啊!怎麼可能會將被拒絕這種小事放在心上呢?對義大利男人來說這可是日常的一部分、深刻在基因裡的本能,有風度的接受自己被拒絕的事實也是重要的一門課!」
塔克米私毫不放過半點對幸平說教的機會,就連這種時候也是一本正經的態度。雖然主張著自己身為義大利人的一面,但幸平卻覺得這樣的塔克米反而充滿了日本人的認真氣息。

「總之那件事我已經不在意了!要想藉此在我身上討特權還是早點死心吧!」
「是、是!」
「『是』說一遍就可以了!!」
從那張白皙的臉孔染上淡淡的紅色和之後對幸平更斯巴達的標準看來,這件事也會成為塔克米禁忌般的黑歷史之一。

而等幸平察覺到塔克米並非如表面所表現的雲淡風輕,已經是一段時間以後的事情了。


◆ ◆ ◆


「田所妳啊……是不是有喜歡的人啊?」
帶著塔克米親手做的甜點,在回極星寮的路上趁著四下無人,幸平開口問了田所。
雖然也想過問問吉野和榊的意見,但還是單獨問比較好吧!這麼想著的幸平拿出自己試做的甜點,和田所找了個地方坐下。

「咦、咦咦──────!?那那那那那個個個、該、該怎麼說好呢呢呢、我、我我我……」
「不用那麼緊張啦!我只是問問而已。」
「不、不是啦、那個、創真同學、只是突、突然、怎麼會突然……」
面對整個人嚇到辮子都翹起來,甜點差點丟出去,甚至連方言都跑出來的田所,幸平選擇先安撫一下容易驚慌失措的隔壁寮友。
「因為那個啦!幾天前回去的時候不小心偷聽到了嘛!吉野和榊不是在鼓勵妳告白嗎?啊、跟誰告白沒聽到就是了,然後你說了什麼、嗯……被拒絕後會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方之類的對吧!所以我才想問問,為什麼會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方啊!」
面對幸平一臉無知的問自己這種問題,就算是田所也只能擺出死魚般的怨恨眼神,果然是遲鈍到人神共憤的男人,不過自己的心意沒被聽到還是讓田所十分慶幸。

要是被知道,就真的不知道以後該怎麼面對創真同學了啊!田所妹妹內心自我安慰中。

「其實是因為那個啦、我前陣子被人告白了!可是對方完全沒變,所以我才很在意嘛!」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有人向創真同學告白了、難、難道答應了嗎?」還在怨恨中的田所被幸平的驚人發言瞬間拉回現實。
竟然有人在自己之前先行出擊了!是誰?難道是水戶同學嗎?如果對手是水戶同學的話,那絕對贏不了的啊!一想起水戶那火辣的身材及高露出度的性感打扮,雖然個性和舉止有點粗魯,但舉手投足間散發的成熟女人味是保守純樸的田所妹妹完全無法匹敵的……雖然自己好像在幸平住進宿舍的第一天就和幸平坦誠相對了!
一想起當時不小心看見的--嗶--,田所的臉就紅的像隻煮熟的章魚,頭頂快冒出煙來了。


「我拒絕了喔!」
「哈嘿?欸────!?」
「現在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登上遠月的頂點……入學的時候就說過了嘛!」
還惹來全校白眼,也是因此才引來塔克米上門挑釁。
回想起和金髮宿敵的初次會面,那顯然是強裝聲勢的囂張氣燄一開始並沒有被自己看在眼裡,加上之後的種種脫力發展,讓幸平在看見對方那不帶任何多餘動作、行雲流水的料理過程後,也不得不承認要對對方另眼相看,加上作出來的料理連前十傑二席都難以為兩人評出高下。

不甘心之餘更多的是踏入未知世界的喜悅。

真奇怪,明明沒有如願勝出,自己的失落卻不如預期,思緒反而被某種慶幸占滿。
『如果沒有來到遠月,恐怕就不會知道了吧!』

現在的幸平身邊有許多伙伴,亦敵亦友,彼此競爭,互相砥礪的同時,又毫不吝嗇地向彼此展現自己的長處,各自有著絕不認輸的領域,失去任何一個都是損失,這是幸平在體會到自己缺乏的部分後變得更加珍惜這些伙伴的主要原因。
在偷聽到田所她們的談話後,想起還躺在房間櫃子裡的那把Mezzaluna,幸平才意識到自己與其說是不想失去這樣的好對手,不如說是不想要塔克米間就這麼結束,到底是將對方當成對手還是其它的什麼,自己也說不清。



03.



「話是這麼說,但我那天聽到妳們說的話後才發現,那傢伙在那之後完全沒有避開我,還是和過去完全一樣。」
「咦?」
「對方說已經放下了,但反而有點在意啊…………」

「創真同學……對那個人是怎麼想的呢?」
其實可以的話更想知道那個人是誰,可是實在問不出口,萬一真的知道了,大概連自己都會變得無法面對那個人,田所妹妹決定還是不問了。
幸平看了田所一眼,轉頭看著遠方天空沉思了會兒。

「我也不能說什麼……但還是會覺得很可惜吧!如果因此失去了這麼一個好對手。」

對手……
「對方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嗯。」
田所的腦中開始搜索起可能的人選,基於寮友又是隔壁室友的身分,幸平私底下的一面她比大多數人清楚得多,也對幸平的交友圈有著把握,卻還是得不出答案。
不過基於自己那膽小又容易緊張怯場的個性,對於敢勇於向幸平表白的勇氣這點田所還是抱以相當的尊敬與敬佩,而且被拒絕後還能以過去模式相處,換成自己絕對辦不到。

「我想…………那個人大概也是這麼想吧!」
被田所的聲音拉回思緒的幸平也將注意力轉向身旁。
「就像創真同學不想失去這個好對手一樣,對方也不想失去創真同學這個對手,所以才努力把自己的心情整理好,用對一般同學的心態來面對創真同學吧!」
身為極星寮的正統治癒系代表,田所的話中有著一股令人安心的魔力,雖然幸平無法體會那種心情,但卻覺得自己好像可以明白些什麼。
幸平腦中浮現那個對一切都是那麼全力以赴的金髮對手,儘管有時會不得要領的出糗惱羞,但唯獨在料理上從未出錯,總是完美地完成一切,即使是敗給美作的那場食戟也展現了超越自我的可能性。
如果真如田所所說,那在幸平看不到的地方,塔克米下過的努力只會是超乎自己想像的多不會少。
但幸平卻又是不會多做干涉的個性,選擇尊重塔克米的心情。

「即使那很痛苦,也很難受,不過還是撐過去了,總有一天一定可以真的放下。」彷彿說服自己般的語氣。
我也做得到嗎……田所捫心自問的同時對那位敢勇於向幸平表白的『對手』的敬意又多了一分。

「這樣啊……」幸平漫不經心的回應著。

『做料理時的哥哥帥得讓人覺得和平時判若兩人對吧?幸平。』

伊薩米對自家兄長的自傲又再度在幸平腦中響起,只有過去所累積起來的經驗不會背叛自己,這是現場工作過就會明白的道理,一但站上戰場(料理台)感受到那種氣氛後就會轉換心態,變得判若兩人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如果不是累積了足夠的經驗是培養不出那樣的自信和氣魄。
無論是指著自己挑釁的塔克米,還是專注在料理上的塔克米,或是平時被弟弟吐槽戲弄的塔克米,都是『塔克米』的一部分。
當然,那個向自己表明心跡的塔克米也是,隱藏在各種習以為常的樣貌之後的是幸平從未見過的一面,呈在盤子上的東西是騙不了人的。
「用料理告白啊……很符合那傢伙的風格呢!」
在某個只有兩人的烹飪教室裡,將自己的一切都呈上盤子獻給對方,現在想想依塔克米的個性,恐怕是預謀已久後才採取的行動吧!自己的拒絕應該也在預料範圍內。

「創真同學?」
「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那傢伙有點可愛而已!」
「欸?」

等、等等!
我該不會…………

「突然有點興趣了!」

還是第一次看到幸平對料理以外的事物露出興致盎然的笑容,田所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竟然不小心幫了『敵人(情敵)』一把,懊悔已經來不及了。


◆ ◆ ◆


當幸平趕到會合的車站時,已經比約定的時間要晚了30分鐘。
遠遠地就可以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佇立於人來人往的車站出口,哪怕是在重重人群之中也是那麼引人注目。
淺褐色的貝雷帽配上領口、袖口、下擺邊緣有著1.5公分寬的紅黑格子花紋,燙得筆挺的白襯衫,胸前的口袋還掛著一副太陽眼鏡,從當作外套穿著開襟襯衫衣襟間可以窺見穿在裡面的深褐色T恤,下半身則是簡潔俐落的牛仔長褲和皮鞋,合身的尺寸讓一雙長腿一覽無遺,明明只是隨性地隻手搭腰看著手機,卻散發出模特兒般的氣質。
哇啊……幸平不自覺地發出意味不明的讚嘆。

話說回來竟然完全沒注意到才是最不可思議的,幸平可以清楚地看見周遭的人們不分男女目光幾乎都集中在塔克米身上,近一點的偷瞄,遠一點的則是正大光明拿出手機偷拍,而那些四處張望的八成是在找攝影機。

塔克米瞪著手機畫面的表情實在不太好看,雖然早就料到幸平會遲到,但已經遲到整整30分鐘了!猶豫著要不要再度按下通訊錄上幸平的名字,籠罩在帽緣陰影下的眉頭又更靠攏了幾分。
之所以沒人敢上前搭訕大概是因為成為目光焦點的異國少年散發出的生人勿近氣息實在太有魄力的緣故。此時一個眉毛有著傷疤、穿著白色連帽外套的紅髮少年彷彿毫無所察、狀似熟稔的擺出道歉的態度朝著少年跑去。

「抱歉抱歉!我遲到了!」
「你知道你讓我等了多久嗎?幸平!」
「對不起嘛!塔克米,別生氣了!」
方才的氣質瞬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指著紅髮少年的怒氣,但並不會給人幻滅的印象,反而是這才符合年紀的稚氣。
面對幸平雙手舉高在額前合十的道歉舉止,塔克米雖然沒有完全消氣,卻看得出感到無可奈何的反應。
「算了!反正我早就料到你會遲到,所以訂了比較晚的時段,現在過去剛好。」
說完,塔克米立刻轉身朝著訂好位子的店家走去,留下一地好奇的猜測。



待續。

Comments


« »

08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工商廣告時間+
■插畫/繪圖相關工作募集中■
(同人可)
sei■jyu520☆yahoo.com.tw
■→去掉,☆→@
已出刊同人刊物列表




アリス&軍服パロ(宗像)
通販頁面



遥かなる奇跡~ACIENT GRACE~
DLsite【日本語】
公式サイト【日本語】
遙遠奇蹟~ACIENT GRACE~
中文官網



受絕對萌域委託繪製的謝爾抱枕w實物圖還是一樣漂亮呢wwww
通販頁面



受絕對萌域委託繪製的kano抱枕w實物圖好可愛啊!!!!!!!!
通販頁面



怠惰的愛
Pubu電子書城連結
Google Play


1502529_757988477548055_868231402_n.jpg
被說是惡魔很可憐vol.02 愛麗絲狂潮,來襲!
博客來頁面


1502529_757988477548055_868231402_n.jpg
被說是惡魔很可憐(1)小惡魔?聖女愛麗絲
博客來頁面
金石堂頁面



骨味相投 04 落幕!法師的最終騙局(完)
博客來頁面
金石堂頁面


0010586613_bc_01.jpg
人魚少將的相親


骨味相投 03 怒濤!法師的惡質把戲


血族特警


骨味相投 02 激鬥!法師的逃命指南


骨味相投01參上!法師的骷髏僕從


→轟炸少女←


DREAM創夢 同人&COSPLAY綜合情報誌 VOL.28


惡魔王子的調教日記
博客來頁面←→大翼文化



繫情.下卷 梁祝奇緣
博客來頁面

繫情.中卷 夢斷三國
博客來頁面

繫情.上卷 情鎖白蛇
博客來頁面←→采竹試閱




聖百合女子學園-純色序曲



下一站,台北
+ABOUT+

請先看過來!
訪客重要注意事項ˇ

隨時更新UP!

---------------*
→我是用chrome瀏覽器更新的,所以非chrome瀏覽者可能會看到亂碼。2012/01/19 up!!
→回覆歡迎
→本站如標題所示,有腐向亦有宅向,敏感者或厭惡者請慎入!
→日誌圖文請勿隨意轉載,本BLOGLINK FREE,不過連了就連了....啦....
---------------*
→還是講一下比較好!="=ACG心得有つづきを表示(繼續閱讀)表示有部分劇情捏他(洩漏),無つづきを表示則捏他不明顯,未看過該劇情者請自行斟酌。
---------------*

+PROFILE+

みやこ

Author:みやこ
宅化中的腐麻糬一顆!男性向女性向一般向通吃的雜食性生物!
個人網站
twitter新浪微博
justin.tv
*日記萌腐發言參雜,多個人妄念,感興趣作品請參閱MENUww
*中性類型角色特愛!
*甲斐田ゆき病末期患者
*堅持愛他就是要虐死他的變態....不過這部分只會吐在裡日誌!( ̄▽ ̄)b

----------------

■插畫/繪圖相關工作募集中■
(同人可)
sei■jyu520☆yahoo.com.tw
■→去掉,☆→@

+MENU+
+PIXIV+
+AN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