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tag

☆腐麻糬宅化日誌☆~( ̄▽ ̄)~♪

這是一顆腐到黑心的麻糬受到感化(?)後想脫離腐海皈依宅門的故事....(騙肖)

■Cinnamon Roast(塔克米SIDE)09-11

Category: 【義大利基友好傲嬌】  
「【中囯語】Cinnamon Roast【創塔】」/「みやこ」の小説

■Cinnamon Roast(塔克米SIDE)09-11



09.


『欸欸!聽說了嗎?十傑的第九席要跟人比食戟啊!』
『九席不就那個阿爾迪尼哥哥嗎?對手難道是……』
『不是幸平,是三年級的那個花花公子!』
『欸?他總算把魔爪伸到阿爾迪尼哥哥身上啦www』
『還不就因為阿爾迪尼哥哥插班進來後,那些圍著他轉的女孩子全都圍到阿爾迪尼哥哥身邊去了!』
『那怎麼會拖到現在……』
『總之快點去吧!要開始了!』

食戟,遠月學園的傳統,以一對一料理對決的方式解決任何紛爭的戰鬥。
從物品、退學,甚至往後人生都能當作『賭注』。無論何時何地,只要備齊奇數裁判、雙方認同的賭注,就能提出申請並且得到認可,是反映在這所學校裡料理即是一切的最佳寫照。

但今天當作賭注的並不是十傑席次,這也是這次的食戟氣氛特別高漲的原因。



「唔、唔嗯……!幸……!!」
「塔克米……」
距離食戟開始只剩下10分鐘,在只有關係人才能進入的選手休息室裡,除了選手本人的塔克米˙阿爾迪尼以外,還有另一個人。
「唔唔……夠、夠了!你要親到什麼時候啊!幸平。」
「還有10分鐘不是嗎?」
「是『只剩下』10分鐘了!!」
塔克米一邊用手背擦著才剛被吻過的唇,一邊推開幸平保持距離,明明是選手專用休息室,幸平卻動用他同樣身為十傑的權力跑進來。
「欸~可是塔克米明明同意了……」
「我只答應你親一下吧!你的『一下』可真久啊!」整整10分鐘,要是嘴唇被吻腫了怎麼辦?他等會兒還要出場比賽耶!
「聽到你拿那種賭注比食戟,我怎麼冷靜的下來啊!」
「你覺得我會輸?」
「這不是會不會輸的問題,好歹也該經過我同意……」
「即使你席次在我之上,我也不記得你有那種權力啊!幸平!而且你是我的誰啊!為免也管太多了!」經過你同意?我看你會先一步向對方提出食戟吧!
「可是塔克米也常常糾正我的穿著啊!」
「那是身為一個料理人該有的自˙律!也不想想你現在可是十傑之一喔!要更有身為第七席的自覺!」
「欸~可是一色學長也都只穿著一條兜檔布或圍裙跑來跑去啊!」
「一、一色學長是一色學長,你是你!真是的,你也太不會看場合了吧!到底有多喜歡接吻啊!」
「咦?我以為義大利人都很喜歡接吻啊!塔克米不喜歡嗎?」
「沒興趣!倒是你,幸平!明明是日本人怎麼比我還像義大利人啊!」真想看看你父親長什麼樣子!怎麼會生出這種兒子!
扣扣!
短暫的敲門聲後開門進來的是伊薩米,身後則跟著明顯是食戟管理局的工作人員。
「哥哥!準備出場了喔!」
「喔!我知道了!總之你給我乖乖待在休息室裡,要是讓我在料理途中看到你,你就一個禮拜不准進入我身邊三公尺以內!」
前半是對著弟弟,後半則是對著幸平,撂下狠話後塔克米拿起自己的菜刀前往戰場。


「哥哥還是一樣對幸平好嚴格呢!噗噗-」
「沒辦法啊!誰叫他拿那種賭注跟人家比食戟。」
「不要緊啦!瞄準那種目的的挑戰哥哥已經很習慣了!」
「真是的……『贏了我就跟你交往』什麼的……」
連他都沒搞過這種賭注吶!幸平坐回休息室的沙發上,看著螢幕上的實況轉播。
「幸平還是一樣好愛哥哥啊!」
「不想被你這麼說啊!你這個兄控弟弟!」
「噗噗……」
螢幕裡的塔克米踩著堅定的腳步,背後襯著盛大的歡呼聲出場,畢竟是在校內唯一擁有個人FC的混血兒美少年,還是名列遠月十傑評議會,從那個被譽為人才輩出的玉之世代之中脫穎而出的實力者。
聽說最近FC似乎還有男性成員因為申請加入遭拒,偷偷另外創立男性會員only的FC的傳聞,現在看來應該是真的了。


「塔克米˙阿爾迪尼!這場食戟要是我贏了,你就要成為我的第85任『女朋友』!」

對手的發言瞬間引爆觀眾席將氣氛炒到最高點,要不是會場規定甚嚴,恐怕雞蛋和番茄就要砸過來了!
罪名還是浪費食材而非破壞秩序。
而人在休息室裡的幸平和伊薩米自然也沒將這幕漏掉。
「『女朋友』是搞什麼鬼啊!塔克米可是男生啊!」
「那個啊!大概是他對哥哥有非分之想,想推倒哥哥的意思吧!」伊薩米仍是摀著嘴笑個不停的表情,私毫不為哥哥的貞操擔心。「就跟幸平一樣呢!」
「你還是一樣毫不留情吶!伊薩米……話說回來你不去觀眾席上幫你哥加油嗎?」
「我要留在這裡替哥哥監視幸平啊!」
「是、是!我知道了!」
真是比哥哥還難纏的弟弟,幸平左思右想也想不通自己到底何時得罪了伊薩米,正打算放棄偷溜出去的時候,卻在螢幕上看到了另一個熟面孔。


會場中央,攝影機正好拍到了本次的三位大會評審。
直到比賽即將開始才姍姍來遲,坐在評審席正中間座位的竟然是歷代畢業考試最高分的現任遠月離宮總料理長──69屆第一席˙堂島銀。
而在他之後一臉不耐煩地就坐的是同樣身為前第一席,現任巴黎名店SHINO’S總店主廚,唯一一個拿到普魯斯普爾勳章的日本人──四宮小次郎。
還不用看到跟在堂島身邊在評審席坐下的第三人,光這兩人的來頭就已經足以讓整個會場被疑惑壟罩。
就算是現任十傑出場的食戟,也不至於派上這麼大牌的評審吧?這可是即使是在秋季選拔總決賽出場才請得動都毫不意外的重量級人物啊!
而相較起衣裝整齊的兩人,剩下的第三人就顯得邋塌許多,彷彿未經修剪隨意紮起的略長亂髮,無袖背心和牛仔長褲,以及隻手撐在桌上的不修邊幅都和身邊的兩人大相逕庭。
原本這種小比賽不會刻意介紹評審,但擔任司儀的川島麗卻在目睹評審陣容後臨時決定來個特別介紹。
當然她絕對不會承認這是因為難以容忍在這個會場之中竟然有對著男人投以臉紅心跳應援而非拜倒在她魅力之下的男人存在,想藉著昔日一席們給這位現任九席一點壓力的私怨。

「那麼在比賽開始前,讓我們先來介紹一下本次食戟的評審吧!首先是──」
「評審是誰都無所謂,快點開始料理吧!」
塔克米毫不留情地打斷川島的發言,當然他並不知道川島的企圖,只是想快點開始料理、早點結束,與其跟這種小人物較量,他對席次比他高上兩位的人還比較感興趣。

「欸、但是……」可惡!!不准打斷老娘講話啊!你這個連男人都不放過的狐狸精!!
「不管評審是誰,我只要端上我自己的料理就好。」

啪、啪、啪!
「說得好啊!我欣賞你!義大利小子!」
回應塔克米發言的是那個不知名的評審,雖然納悶食戟管理局怎麼會請來這種人,但既然能跟那個堂島主廚有說有笑就不會是什麼簡單人物。
但就如塔克米所說,身為一個廚師,不管客人是誰都只要端上自己的料理就好,怎麼可以輸給用餐的人的氣勢呢?
「那麼我們就再度確認一次雙方賭注,如果阿爾迪尼同學勝利,那麼貝爾蒙多學長就要公開向前84任的女朋友們一個個下跪道歉;如果貝爾蒙多學長勝利,那麼阿爾迪尼同學就要成為貝爾蒙多學長的……………………第、第85任『女朋友』!?沒想到竟然在十傑席次之前選擇了愛情,不愧是擁有『愛情的黑手黨』之稱的料理人!」
當然真正原因是因為賭上十傑席次的話根本提不出對等的賭注,但反正沒說出來也沒人知道。
「比賽的題目是甜點!那麼────開戰!!」


「哈哈哈…………沒想到現在的年輕人連這個都能比,我還真是老了啊!哈哈哈…………」
「這話由你來說也太失禮了!也不想想你以前連試作的怪異料理都敢在食戟的時候端出來啊!城一郎!」
「我只是覺得年輕真好,這次比賽的兩個孩子都是義大利人吧!而且還都是男孩子!不愧是愛的國度啊!哈哈……」
「確實,連異性間賭上這種賭注的都沒幾個,沒想到竟然會有男孩子向男孩子以交往作為賭注提出食戟!」這在遠月也是頭一遭。
都是40歲的大叔了,思想竟然還能如此前衛!反而小了兩人整整10歲的四宮完全不加入兩人間的話題,只是冷著一張臉坐在隔壁。
不如說為什麼他要被拉來幹這種浪費時間的白工啊!只因為不敢坐在那個堂島銀旁邊不然會緊張到吃不出味道!?這種理由以一個專門撰寫美食相關報導,用詞辛辣嚴厲又尖酸刻薄而聞名的評論家來說也太沒用了吧!
四宮擺著一張臭臉的模樣別說對主持人,就連對選手也會造成影響,但顯然兩位料理中的選手都是非常人,只專注地做著料理,完全沒有察覺到來自評審席的觀察視線。

--------------------------

塔:真想看看你父親長什麼樣子!
五分鐘後就看到了。



10.


「你對那個孩子很感興趣嗎?」
堂島察覺到城一郎的視線總是放在塔克米身上,這麼說來一開始自願擔任代理評審,要他把四宮拉來的也是他。
原本被食戟管理局請來的評審除了被四宮取代的美食評論家以外,另外兩個是與遠月簽契約的法國甜點名店主廚和擔任人氣料理節目解說人的美食研究家。只是其中一人因為交通堵塞現在還困在車陣裡,另一位則是臨時蹲廁所無法正常出席。
之所以蹲廁所的原因還是因為受不了誘惑吃了一口城一郎特製怪異料理。
現在想想根本是故意的,堂島笑了笑。

「因為他長得很可愛啊!作菜的人長的秀色可餐也會給料理加分。」
「哈哈哈……我記得他老家是義大利的大眾餐廳…………這麼說來我記得這孩子跟你兒子關係不錯啊!」
回想起幸平(創真)的初次印象,在那之後進入澡堂的就是這個金髮的混血兒少年,而在之後的種種課題表現也十分突出,不只是乾日向子,就連擅長義大利料理的水原冬美都有意攏絡他。
「哦?義大利的大眾餐廳啊!不就跟我家一樣。」他還以為這個學校的學生都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小姐,不過能出國留學家境應該也不錯。

靜靜聽著隔壁兩人談話的四宮這下也抓到了城一郎的身分,家裡是大眾餐館、和堂島交情匪淺、有個在遠月就讀,和阿爾迪尼交情不錯的兒子。
「這麼說來!我記得當初派到你店裡實習的就是幸平嘛!四宮,水原和日向子有告訴我囉!聽說表現很不錯,提出的菜單被採用了!」
「嘖!那種粗糙的料理我怎麼可能讓他掛上SHINO’S的招牌,事後當然好好的再改良過了!」怎麼會在這時候提到那小子?
「哦呀哦呀!聽到了沒有,城一郎!你兒子被這位四宮主廚給親自手把手訓練過了喔!」
「喔喔~難怪我後來覺得他進步神速,原來是受了前一席的指導啊!真是多謝啦!」

「欸?」愣了一秒,四宮才突然領悟過來。「你、你是幸平的……」
「我那個不成才的兒子受你關照了!」
「這麼說來還沒跟你介紹呢!這位69屆第二席,才波城一郎。」
「不過我現在改姓幸平就是了!」
「!?!?!?」早點說啊!
前十傑第二席,緊追著那個堂島之後的男人!?得知了城一郎的身分,這下連四宮都變了臉色。那家裡開大眾平民餐館是怎麼回事!?明明是前十傑,怎麼會甘於區居在那種地位?而且一個堂島就算了,再來一個這種亂七八糟的前輩……光想像四宮就覺得背後佈滿冷汗。

「因為你結婚了嘛!」
「她現在也依舊活在我心中啊!」一說起不在人世的妻子,誠一郎露出溫柔的表情看著遠方。哪怕是昔日被稱為修羅的男人,只要是為了將自己的料理奉獻給另一個女人,也會變得如此柔情。

前十傑第二席的兒子!?沒想到那個小鬼身上竟然流著這樣的血,真是人不可貌相。
一想到那個小鬼對著自己一口一句四宮師傅,四宮已經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人家父親。

「這次回來會順便見見你兒子嗎?」
「我只是剛好有事經過才順便來『看看』的,不過晚上會睡在極星寮就是了。」只要用料理付住宿費,文緒小姐一定會收留我的。
「這麼說來我也很久沒回去了,要不是回程車票已經訂下了,真想也回去一趟。」
雖然每年三節都會寄禮物,但身為遠月離宮總料理長的堂島並沒有太多空閒往返靜岡與東京兩地。


隨著三人閒聊,烹調時間也到了收尾階段,勝者理所當然是現任遠月十傑第九席的塔克米˙阿爾迪尼。宣布結果的同時觀眾台上的FC興奮地熱烈歡呼和手舞足蹈────太好了她(他)們的天使不會落入那個邪惡的黑手黨手裡。

「Grazie!」
本以為是個冷冰冰的傢伙,沒想到也會露出不錯的表情啊!見塔克米道謝時露出和烹調時的專注完全相反的自信笑容,城一郎也給予肯定。
「真是一道不錯的甜點呢!吃了這道雪藏蛋糕真令人難以相信你以前在『甜點』這道題目上吃過敗仗。」
「!」
城一郎放下叉子,對著塔克米語出驚人。

這個人……
塔克米這才正眼對上城一郎,除了難以言喻的壓力外,那股玩世不恭的氣息和輕浮的言語,甚至是毫不掩飾的調笑口氣都讓他想起某個頭痛的對手。
「您到底是……?」
沒有回答塔克米,也似乎沒有表露身分的意願,接收到這點的堂島也就沒有揭穿城一郎的身分選擇保持沉默。至於四宮則是懶得管。

「這麼說來我還沒自我介紹啊!我是跟這傢伙」城一郎指指身旁的堂島。「同屆的69期第二席,『才波』城一郎。」
「咦!?」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整個會場譁然,那個看起來髒兮兮但氣勢不凡的男人竟然是前十傑第二席!?
「你可以叫我『城一郎』就好喔!阿爾迪尼同學。」城一郎向塔克米眨眨眼。
「你要走了嗎?」見城一郎從坐位上站起來,堂島疑惑的問。
「不快點的話『那小子』大概就要衝過來了。」向塔克米拋了個眼神,臨走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般回頭。
「啊!今晚來極星寮吧!我會親自下廚作菜替你慶祝今天的勝利。」
「欸?」什麼!?
「那就這樣啦!晚上見。」

「咦?欸?極星寮?為什麼?」
「哈哈哈……你去了就會知道了。」堂島也刻意賣關子。


此時在休息室將全程都看到尾的幸平總算衝進會場裡,一到塔克米身邊就四處東張西望,尋找那個男人的影子。
「那傢伙果然跑掉了!可惡!!塔克米,那傢伙都對你說了些什麼?嗯?」
「欸?你是說才波前輩嗎?你們認識?」
「那不重要啦!他對你說了什麼?」
「他要我今晚到極星寮,要親自下廚……的樣子。」
「可~~惡~~每次都這樣突然跑回來又突然跑掉!」
「你們認識嗎?」
「那是幸平的父親喔!哥哥!」
「欸!?可是他、他說他姓、才波……?」
「哈哈哈……城一郎也真壞心眼,總之你今晚就到極星寮去吧!替我向文緒小姐問好。」

堂島留下一句招呼後也帶著四宮離席,留下滿腹疑問的塔克米。


◆ ◆ ◆


站在極星寮前,儘管已經來過數次,但塔克米從未像現在一樣對踏入這間被當作怪人巢穴的洋房感到如此巨大的壓力。

在這個洋房裡……有僅次於堂島主廚的前十傑第二席……
宛如正要進入迷宮探險挑戰最終boss的戰慄感,直接把後半城一郎要做菜給自己吃的發言省略,果然只要換下廚師服,塔克米就會判若兩人,完全沒有站上料理台時的無所畏懼。

「唷!你來啦!來了就進來啊!」城一郎宛如千里眼般直接開門迎接在門口呆站的阿爾迪尼兄弟。

出現了!(前)十傑第二席,幸平的親生父親!?
宛如還沒準備好就見到BOSS亂入,HP藥水也還沒喝的冒險者,塔克米整個人瞬間像是中了石化術般全身僵硬。
「不用那麼緊張,把我當作你們的前輩就好,雖然我沒畢業啦!」
「欸?」沒畢業?「明明是二席……」
「發生了很多事啦!總之先進來吧!」城一郎湊近塔克米眨了眨眼。
正說著,極星寮的其它成員也回來了,見到好久不見的城一郎竟然出現在極星寮內也興奮地向這位大前輩打招呼。

就在塔克米想著:幸平長大後也是這個樣子嗎?正要踏入大門的時候,幸平突然從裡面衝出來。
「老爸──!!竟然使喚我打雜讓我走不開!!塔克米,你沒被怎樣吧?嗯?」
前半是對著自己父親,後半是對著塔克米,這溫度差讓城一郎都感嘆起兒大不中留了!
「好過分啊!創真!我怎麼會對人家怎麼樣呢?對自己的父親要尊敬點啊!」
「從小到大到處跑來跑去把店留給我一個人的傢伙沒資格對我說教!而且我都看到了,你在評審的時候故意提塔克米過去輸掉食戟的事來刺激他吧!」剛剛還對人家拋媚眼,不要以為我沒看到!
「你在說什麼呢!人能跨越逆境和失敗才會成長啊!而且那道雪藏蛋糕是真的很好吃吶!」

「好了好了!你們這對父子!有意見就用料理來解決,連這所學校的慣例都不知道嗎?」見廚房竟然被放空城,文緒也忍不下去出來罵人。
「很好!那等等就來比比誰做的料理好吃!」
「你確定嗎?可是要是這次我也贏了,你離500敗就又更近一步囉!」
「唔……!!」
「到時就請你來擔任評審如何?阿爾迪尼同學。」
「欸?」
「老爸!」

「你們要說到什麼時候!菜都要涼了!!」
文緒再度開口斥責這對父子,這下連城一郎也舉雙手投降乖乖進入屋內,果然極星寮內的最高統治者既不是現任十傑也不是昔日十傑,而是極星的瑪麗亞。


--------------------------


並不會發展成父子丼路線。

另外創真有跟四宮打招呼,四宮等到最後才走人是因為前輩(堂島)還沒走他不敢走。





11.


昔日十傑的料理並不是第一次品嘗,這是只要在一年級的初次合宿中倖存下來就能獲得的獎勵,比起任何報酬、獎金都還要吸引人。
極星寮的眾人對城一郎的來訪沒有太多意外,互動也相當熟稔,明明是世界知名的料理人,卻這麼平常的在這裡做菜。
「哥哥,料理很好吃呢!」
「嗯,要多吃一點喔!」
吃著料理,塔克米最初對城一郎的戒備也漸漸被解除,對於自己的父親是前十傑這件事幸平從來沒提過,但極星寮的其它人似乎早就知道。

只有我被瞞著啊…………
看著不遠處幸平父子倆的相處,才想起幸平的老家是定食屋,城一郎還提到500敗。在意的地方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真是的!每次回來都不先說一聲,一回極星寮就指使我幫忙,我還以為要幹什麼呢!」跟自己老爸抱怨完,幸平回到塔克米旁邊坐下。
「沒想到你父親竟然是前十傑,從來沒聽你說過。」
「啊?那個啊!其實我也是去年才知道的!」
你不是他兒子嗎?
「那傢伙突然出現在極星寮裡,看到我還指使我幫忙,因為太習慣了我還沒發現哪裡不對,要不是文緒小姐說了我都不知道老爸他不但是遠月校友,以前還住過極星寮呢!」說起這段過去幸平就一堆牢騷,總是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一點也沒有做父親的樣子。「要我來上遠月的時候也是,什麼都沒告訴我就讓我來考試了,還說要是不能在這所學校裡生存,想超越他就是個笑話!」
看著一邊抱怨一邊將城一郎的料理送入口中,不甘心的說著:可惡!竟然這麼好吃!的幸平,塔克米也露出笑容。
不愧是前十傑的兒子。
來極星寮前塔克米特地去查了城一郎的資料,昔日被稱為修羅,有流浪的料理人之稱,已經是傳說的城一郎˙才波,竟然是那個幸平的親生父親!?
該說有其父必有其子嗎?
「塔克米,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答應我。」幸平放下筷子,雙手按住塔克米肩膀。
「嗯?什麼事?」
「我不管,你先答應我再說!」
「到底是什麼事?」見幸平臉上是從未見過的凝重,塔克米也只好先答應下來。
「絕對不要靠近那張桌子喔!也不准夾任何一道那邊的料理。」
「啊?」
幸平指向旁邊那張散發著生人勿近氣息的餐桌,從一直都沒人敢靠近的狀態看來,那邊擺放的應該是幸平最拿手的怪異料理。不過既然今天是城一郎掌廚的話也就是說…………

塔克米大致猜出了那邊都是什麼料理,果然是父子。
「平常總是千方百計讓人吃下怪異料理的你今天是吃錯藥了嗎?」
「嗯?啊……該怎麼說好呢……」幸平抓了抓後腦勺,想了一會兒才一臉無比認真的表情開口。
「別人就算了,塔克米只能吃我做的(怪異料理)。」


「……………………………………………………你怎麼不自己全吃掉。」



沒多久,幸平就被使喚離開食堂,趁這個機會城一郎來到塔克米身旁。

「我有話想單獨跟你說,能跟我到二樓來一下嗎?塔克米˙阿爾迪尼同學。」



跟著城一郎來到二樓陽台,塔克米謹守禮節的走在城一郎身後。一路上塔克米不斷思考著城一郎似乎特別針對自己的原因,可能性只有一個,身為兩人交點的幸平。

啪哩!
城一郎端著一盤從食堂裡帶出來的魷魚絲,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咬下去卻發出清脆的聲響。
「要來一根嗎?」
「不、不用了!」倒不是因為謹記著幸平的約定,只是已經嘗過太多次這種難以下嚥的怪異料理。
「吃嘛!吃嘛!還是說只有創真做的你才吃?」
「呃…………」

在難敵校友和前十傑第二席的魄力之下,塔克米還是屈服了。一邊怨恨著這對父子一邊強忍住難吃的味道,塔克米沒有像平時一樣口出抱怨,一時之間也忘了探究城一郎把自己找出來獨處的理由。



「我聽創真說,你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就踩了他的腳整整十秒。」
「呃!?」
沒料到開場就是這一句,不愧是那個幸平創真的親生父親,但畢竟是遠月的大前輩,跟那個堂島同期的前十傑第二席,塔克米也只能乖乖道歉。
「那、那個、是有原因、不對!對不起…………對令公子做出這種無禮的舉動……」
「哈哈哈……別在意!那傢伙在入學典禮上的囂張發言我已經聽你們學長說過了,在這個全是精英的學校裡會被討厭也是沒辦法的事啦!哈哈哈………………」
「呃……那個、總之、還是要說一下……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不用在意啦!倒是你──」城一郎倏地湊近塔克米。




「跟我兒子進展到哪一步了?」

「欸?」

跟我兒子進展到哪一步了?
跟、我兒子、進展、到哪一步、了?
跟我兒子?誰?
進展到哪一步了?哪一步是哪一步?
塔克米的腦中浮現那張毫無心機,卻總是將他耍得團團轉,喜歡趁著兩人獨處、四下無人的時候吻他的笑臉。
就連今天出場前的短暫待機都不放過。
當時自己還怎麼抱怨來著?
『真想看看你父親長什麼樣子!怎麼會生出這種兒子!』

意識到自己腦中瞬間被幸平占據,忘了對方父親正等著自己回答的塔克米一張臉瞬間紅透。
如果是平常的塔克米就算不能平靜的一笑置之,也至少會板著一張臉冷冰冰的回句這是性騷擾,但問題是現在問出口的人是對方父親遠月校友自己的大前輩。

「呀啊!看來你們的進展很順利嘛!那我就放心了!」畢竟是人生的大前輩,從塔克米的反應城一郎就能看出大概。

「等、等等!我不知道您誤會了什麼!我跟幸平、不對、創真同學並不是您想像的那種關係!」
「嗯?我對那方面沒有偏見喔!」走遍全世界的人怎麼會把這點小事放在眼裡。「而且今天藉著食戟向你提出賭注(交往要求)的不也是男孩子嗎?創真有告訴我,你在義大利也被男人追求過,真不愧是愛的國度啊!」
「不、不是這個意思!我跟創真同學、真的沒什麼……我不知道他怎麼跟您說的,但……確實、我是跟創真同學、告白過……」塔克米的音量越來越小,再怎麼樣當著對方父親的面還是很難說出口。「但是……他已經拒絕我了、我也……不在意了!所以您誤會了……城一郎先生?」

見城一郎露出訝異的表情,塔克米開始納悶自己說錯了什麼。
「嗯……原來是這樣啊……」城一郎陷入沉思五秒。「好吧!那我換個方式問。



「你覺得我兒子怎麼樣?」
「咦?」聞言,塔克米臉上的紅色再度回溫。「怎麼樣……?」

高中入學典禮上的第一印象可說是壞到了極點。
一個月後的合宿認同了對方的廚藝。
之後是秋選正式比賽上難堪的敗北、Mezzaluna的約定。
再然後…………

某個放學後兩人獨處的烹飪教室,當時的自己抱著對幸平的好勝心和敬佩做出了那道甜點,在嘗了味道之後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無法阻止將甜點送入口中的幸平看穿自己後提出的疑問,只好將自己的感情全盤告知。
然後就是被拒絕了。
『對現在的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料理。』這種理由自己不也一樣?
不管是幸平也好,自己也好,即使幸平回應了他的感情,在料理和對方之前,他們都不會為了對方放棄料理。

所以他放棄了,反常地沒有堅持下去,強行將自己不小心從縫隙中滲出的感情慌亂地收回。
每一次的相處、每一次的獨處、每一次接過幸平在自己的指導下做出來的甜點,只要嘗一口就會知道幸平正在一點一點的進步,用了多少心一目瞭然,明明品嘗甜點是種享受,他卻只能嘗到苦澀。
被感動的同時也明白對幸平而言料理被擺在什麼位置,明明早就知道不可能得到自己期望的結果,抱著某種不知是遷怒還是報復還是該何以名之的心理,他總是刻意壓低評價。


「幸平他……很厲害,剛開始我只是為了證明自己並不是他口中那種、連客人都沒接待過的二流,我也是職業的,所以才會提出挑戰,但是現在……不只是我,這個學園的大多數人都已經認同他,承認他。」
「那你呢?塔克米˙阿爾迪尼同學?」問著這句話的城一郎就只是個父親。
「我?這個……我覺得幸平的料理是自由的,他總是將自己的全部呈上盤子,在品嘗的時候可以感覺到做料理的人是多麼不受拘束…………還有,他那不畏懼失敗和困境,從不放棄思考和挑戰,正面面對一切的態度……」
想起在與美作的食戟前特地來到自己家,希望自己去看他比賽的幸平,塔克米永遠不會忘記面對美作的步步逼近和緊迫盯人時幸平展現的堅韌意志,光是看著就覺得自己被救贖,情不自禁想為他應援。

「跟一流還是二流無關,我覺得他是非常值得尊敬的料理人。」

仔細想想,自己不過是想被幸平認同而已。
希望那雙閃著黃金光輝,總是直視前方的眸子裡能映出自己,才那麼執著於幸平正前方的位置。
一旦弄懂了自己的感情,塔克米頓時感到心情輕鬆許多。

「原來你是這麼看他的啊!」既沒有調侃也沒有揶揄,甚至連身為父親的自傲都沒有,城一郎只是理所當然地將塔克米的讚美接受下來。
「嗯!這方面我也不想輸給他,所以必須更努力才行。」

--------------------------


就是個見家長回。

Comments


« »

06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工商廣告時間+
■插畫/繪圖相關工作募集中■
(同人可)
sei■jyu520☆yahoo.com.tw
■→去掉,☆→@
已出刊同人刊物列表




アリス&軍服パロ(宗像)
通販頁面



遥かなる奇跡~ACIENT GRACE~
DLsite【日本語】
公式サイト【日本語】
遙遠奇蹟~ACIENT GRACE~
中文官網



受絕對萌域委託繪製的謝爾抱枕w實物圖還是一樣漂亮呢wwww
通販頁面



受絕對萌域委託繪製的kano抱枕w實物圖好可愛啊!!!!!!!!
通販頁面



怠惰的愛
Pubu電子書城連結
Google Play


1502529_757988477548055_868231402_n.jpg
被說是惡魔很可憐vol.02 愛麗絲狂潮,來襲!
博客來頁面


1502529_757988477548055_868231402_n.jpg
被說是惡魔很可憐(1)小惡魔?聖女愛麗絲
博客來頁面
金石堂頁面



骨味相投 04 落幕!法師的最終騙局(完)
博客來頁面
金石堂頁面


0010586613_bc_01.jpg
人魚少將的相親


骨味相投 03 怒濤!法師的惡質把戲


血族特警


骨味相投 02 激鬥!法師的逃命指南


骨味相投01參上!法師的骷髏僕從


→轟炸少女←


DREAM創夢 同人&COSPLAY綜合情報誌 VOL.28


惡魔王子的調教日記
博客來頁面←→大翼文化



繫情.下卷 梁祝奇緣
博客來頁面

繫情.中卷 夢斷三國
博客來頁面

繫情.上卷 情鎖白蛇
博客來頁面←→采竹試閱




聖百合女子學園-純色序曲



下一站,台北
+ABOUT+

請先看過來!
訪客重要注意事項ˇ

隨時更新UP!

---------------*
→我是用chrome瀏覽器更新的,所以非chrome瀏覽者可能會看到亂碼。2012/01/19 up!!
→回覆歡迎
→本站如標題所示,有腐向亦有宅向,敏感者或厭惡者請慎入!
→日誌圖文請勿隨意轉載,本BLOGLINK FREE,不過連了就連了....啦....
---------------*
→還是講一下比較好!="=ACG心得有つづきを表示(繼續閱讀)表示有部分劇情捏他(洩漏),無つづきを表示則捏他不明顯,未看過該劇情者請自行斟酌。
---------------*

+PROFILE+

みやこ

Author:みやこ
宅化中的腐麻糬一顆!男性向女性向一般向通吃的雜食性生物!
個人網站
twitter新浪微博
justin.tv
*日記萌腐發言參雜,多個人妄念,感興趣作品請參閱MENUww
*中性類型角色特愛!
*甲斐田ゆき病末期患者
*堅持愛他就是要虐死他的變態....不過這部分只會吐在裡日誌!( ̄▽ ̄)b

----------------

■插畫/繪圖相關工作募集中■
(同人可)
sei■jyu520☆yahoo.com.tw
■→去掉,☆→@

+MENU+
+PIXIV+
+AN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