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tag

☆腐麻糬宅化日誌☆~( ̄▽ ̄)~♪

這是一顆腐到黑心的麻糬受到感化(?)後想脫離腐海皈依宅門的故事....(騙肖)

■Cinnamon Roast(塔克米SIDE)12-15

Category: 【義大利基友好傲嬌】  


預訂表單按我


■Cinnamon Roast(塔克米SIDE)12-15



12.


「你知道那孩子第一次向我提出挑戰的時候才幾歲嗎?」
「嗯?」
「他才小學六年級喔!」
「咦?不到十二歲就……」敢向前十傑提出挑戰!?「這麼說來,幸平的確說過,他三歲就開始拿菜刀……」跟我差不多!
「順帶一提,至今已經累積了快500敗。」
「500……」也就是說平均二~三天就挑戰(輸)一次!?就算對手是前十傑,依舊是令人絕望的數字。
而且那個炫耀般的口氣是怎麼回事?
「我啊!並沒有要求創真一定要走這條路,就我看來也沒有特別的才能,所以就算他被遠月退學我也不會意外,但他還是不畏失敗走到這一步,單就這一點連我也比不上他呢!」
城一郎露出溫柔的笑容,那是塔克米也經常在父親和母親臉上看見,名為『慈愛』的守護,是為人父母給予自己的孩子專屬的特權。
「你知道那孩子在輸了秋選後告訴我什麼嗎?」
城一郎用微妙的眼神看向塔克米,那個笑容和擔任評審時看著塔克米的感覺一模一樣。

「他說他很高興能踏出『幸平』喔!所以多多指教啦!塔克米˙阿爾迪尼同學,我兒子就拜託你了!」
「?」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老爸!!!」
「唷!果然來了!好慢啊!我都等到快睡著了!」
「幸平?」
「你把塔克米帶到這種地方想幹什麼!!」
一陣急促的跑步聲傳來,終於找到人的幸平衝到兩人之間隔開。
「討厭啦!我們只是在進行Men’s talk而已!還是說你希望我告訴這位塔克米˙阿爾迪尼同學,你到了小學四年級還會尿床呢?」
「才沒有咧!不要胡說八道!而且你動不動就外出旅行好幾天不在家,這是為人父母該有的樣子嗎?」
「我說你啊!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很維護塔克米同學喔!難道你對人家……」
「那、那是因為……哇啊!」

「而且創真喔!他說的跟你說的完全不一樣啊!」城一郎一把跩過幸平,也將音量調整到只有兩人聽得到的大小。「你跟人家真的……沒問題?」
「啊?等、等等……你沒跟塔克米亂說什麼吧!」幸平也忍不住壓低音量。
「做父親的當然要關心一下兒子啊!我是為什麼才讓你來遠月念書的啊?嗯?」
「呃……我確實對塔克米……總、總之!塔克米是不一樣的!而且塔克米他、他可是很厲害的!我們可是勁敵啊!」
說到最後幸平的音量也大了起來,聽見那句我們可是勁敵後,塔克米的嘴角露出笑容。他一直以來都將被幸平視為對手認同列為每天必做的功課,這還是第一次,這麼直接的聽見幸平親口說出來。
能被幸平認可比自己的感情得到回應還令塔克米感到滿足。

「那麼……讓你在這位勁敵面前輸得落花流水也沒關係囉?」
「啊?」
「唷!塔克米同學,還記得我說要讓你當評審的事嗎?」城一郎放開音量,對著後方禮貌地保持距離的塔克米詢問。
「嗯?」


三小時後,迎接幸平的是有史以來最淒慘的一次敗績。
而且是累計第493場。
雖然不是什麼難以料想的結果,但以這種方式輸掉反而讓幸平的挫敗感增加了一倍。

「你還不洗澡嗎?身上帶著汗味很難入睡吧?」
剛洗完澡的塔克米擦著頭髮走進幸平房間,直接坐在床的另一邊,留下來過夜的他穿著幸平的舊T恤和短褲,紅潤的雙頰和散發著剛洗完澡的淡淡清香讓幸平瞥了一眼後隨即向旁邊倒去順手抱住塔克米的腰際。
「喂、我才剛洗完澡耶!」
「塔~克~米~」
「裝可憐也沒用,立刻去洗澡,我才不跟渾身汗臭的人肢體接觸。」
「那洗完澡後就能讓我抱抱?」
「看我高興。」
「塔克米每次都說話不算話!」
「到底是誰說話不算話了,而且我不記得有答應過你。」
幸平苦著一張臉抬頭對著塔克米。
「總之給我先去洗澡,剩下的之後再說。」


一個小時前,幸平和城一郎的料理對決才剛分出結果。
雖說是慣例的父子對決,但這次的評審不是文緒小姐,也不是一色、或是其它極星寮的成員,而是被城一郎稱為特別來賓的塔克米。接收到城一郎的提議之後,塔克米突然明白城一郎把自己找來做什麼,而料理對決的主題顯然是針對幸平。

「雖然這裡有這麼多美味的料理,但能為這頓晚餐畫下句點的甜點卻缺席了,對義大利人來說,餐後的甜點是不可少的,可以請兩位為我們送上一道收尾的甜點嗎?」
不愧是出身義大利的廚師,還在今天的甜點對決中以3:0完美勝出。對城一郎而言並不清楚,但這題目顯然是刻意刁難幸平。
他對甜點這門領域的了解本來就少於同年級的同儕們,這次的評審還是這幾個月以來指導他做甜點的『師傅』,要是交出一張太糟糕的答案卷可就麻煩了。

最後當然是慘敗收場,塔克米甚至毫不留情地給出評價E這種嚴厲的評分。簡直無言對江東父老,尤其城一郎還洋洋得意的宣布自己從來沒輸過,就快達成500勝的成就了!一直贏也很無聊呢!這種幸災樂禍的發言。為了給兒子一點刺激,還決定告訴除了幸平以外的人讓廚藝精進的秘訣,怎麼會有這種老爸!
而更讓他尷尬的是今晚留宿的阿爾迪尼兄弟中的哥哥就睡在他房間裡。本以為會反對的伊薩米卻出乎意料的什麼都沒說。

說的也是,接受指導了那麼久,竟然只能交出那種成績,對於自己對其抱有某些不能公之於眾的情感的幸平來說,和塔克米共處一室果然是最難受的酷刑。
如果別輸得那麼慘就好了!自己還能趁機耍賴向塔克米討安慰做檢討,但輸這麼慘連這點勇氣都沒了。
洗完澡回到房間的幸平見塔克米正坐在矮桌旁看書,見幸平回到房間後抬頭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樣,但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就上床休息。
不是第一次在極星寮留宿也不是第一次睡在幸平房裡,兩人一直都是同床共枕,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塔克米,睡著了嗎?」
「嗯?」
「抱歉吶!接受你的指導那麼久,還只能做出這點程度的東西。」
「那個啊、其實還不錯啊!若是在平時的話,應該可以拿到B+以上的評價吧!」
「欸!?!?」聽到塔克米的給分,幸平立刻從床上坐起來。「那為什麼……!?」
「如果城一郎先生的馬仕卡邦起司蛋糕只能給到A評價的話,那你的焦糖烤布丁確實連給到E都嫌太高。」不是你太差,是你父親這道高牆太難跨越了。
「唔……好嚴格啊……」雖然早就知道自己離見到父親的背影都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被這麼直接的點名還是有點受傷。

「而且你這次不說了嗎?『獲得名為失敗的經驗』。」
「唔……輸得太慘反而不知道該怎麼檢討了呢!」幸平躺回床上,知道自己其實並非那麼差之後也有些釋懷了。「塔克米~」
「嗯?」
「不鼓勵我一下嗎?親我一下就好。」
「可是我睏了。」
「那我自己來吧!」
看著躺在自己身下帶著些許慵懶氣息,明顯昏昏欲睡的塔克米,幸平毫不客氣的貼上那兩片微啟的唇瓣,塔克米也無意識的回應了這個吻。不加思索地就應了幸平的索取,自己敞開大門迎接,甚至將手環抱住眼前的身軀,防止對方離去。

--------------------------

城一郎:「我是為什麼才讓你來遠月念書的啊?嗯?」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有看的讀者們都知道,你要他來找基友的啊!(`・ω・´)




13.



平心而論塔克米並不討厭和幸平接吻,甚至可以說是喜歡的,畢竟是喜歡的人,義大利男人都不會討厭接吻,只是幸平的時機選擇實在太差。在塔克米的認知裡,接吻應該是浪漫的、更享受的,而不是那種彷彿趕火車般急急忙忙的緊迫。
像現在這樣可以悠閒地品嘗就是最好的時刻。

如果硬要定義他們之間的關係,應該是所謂的『朋友以上,戀人未滿』,表白與被表白的關係,拒絕與被拒絕的身分,並沒有立下明確的交往約定,戀人之間會有的行為也僅只於接吻,不會更進一步。
被幸平以同樣的理由拒絕時,塔克米感受到的不是報應,而是理解了自己和對方就只能止步於此,最適合他們的關係並非互訴情衷而是互相競爭,他們都是將自己的一切呈上盤子的料理人。
這個事實曾經給予塔克米重創,但現在只是路邊的一顆墊腳石。

「唔……」
「塔克米……」
即使沒有神之舌,塔克米也能嘗出幸平口中無形的情慾。
遊走於身側的掌心正描繪著自己腰部的曲線,最終停留在大腿根部,覆蓋在自己上方的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
「塔克米……」
「嗯……?」
「我想繼續……可以嗎?」
繼續……?
正想著,城一郎今天問自己的話突然躍入腦海。
『倒是你──跟我兒子進展到哪一步了?』

!?
塔克米倏地清醒,他可不會不清楚幸平口中的『繼續』是什麼意思。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嗯。」
「姑且還是再提醒你一次,我可是男人喔!」
「嗯。」
「沒有胸部喔!」
「嗯。」
「兩腿間跟你一樣有那個喔!」這話怎麼好像以前也說過?
「嗯。」
見幸平那像是什麼都沒想似的即答。這傢伙只是想做吧!精蟲上腦的傢伙!塔克米忿忿地想。
自己畢竟也是男人,經過那麼氣氛十足的吻後塔克米也有點感覺,但他可從來沒忘記彼此的身分和立場,或許是雙方認知不同才導致這種結果,幸平也把這些事告訴城一郎了嗎?
當然退讓到這地步的自己也有責任,塔克米覺得也不能全怪幸平。

「塔克米……?」
「具體來說,你想做到什麼地步?」塔克米試探性的問。
「呃……這個嘛…………」
這下輪到幸平苦惱了,他只是無法滿足於只能接吻,想對塔克米做出更近一步的行為而已,這種情況下沒有男人會放過近在眼前的美味,雖然充其量就是親親抱抱摸摸,當然那方面的知識也不是完全不懂,只是同性的話…………
「我想……互相幫對方……打手槍,就可以了吧……」
「…………就這樣?」
「難道塔克米想……?」
「只是因為你說的話都沒有信用不得不多確認幾次而已!!」不要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啊!


-暗轉-





事後塔克米看著被弄髒的上衣心裡只想著活該,反正是幸平的,但一想到沾在上面的白濁液體有一部份是自己的,他還是紅了臉。

「塔克米…………」
幸平似乎還沉浸在方才的餘韻中難以抽身,彷彿安撫著急促的呼吸般,在塔克米的臉頰不斷落下細碎的輕吻,夾帶著溫熱濕氣的觸感在白皙的頸項和額頭之間來回,偶爾呼喚著塔克米的名字,被呼出的熱氣拂過的肌膚是如此敏感,讓他難以招架。
要是在這時候稱讚他好可愛的話會怎麼樣呢?
任由在兩人之間飛散的白濁互相沾黏在彼此的上衣上,幸平沒有放過這個機會,趁機抱緊塔克米磨蹭。

「夠了、吧……」
「塔克米~~」
「真是的,都洗過澡了……」
「再一下下就好了!再一下下我就去拿毛巾和熱水。」
「………………你到底都在想些什麼啊……」

清理過後,也許是房間內曖昧的氣氛仍未散去,也許是幸平已經將慘敗給城一郎的勝負拋到腦後,他心滿意足的從後方抱住塔克米。


和塔克米間的曖昧是從那個陰錯陽差的吻開始。
那之後兩人的食戟並未被舉行,但和塔克米間的距離卻不知不覺地拉近許多,塔克米周遭的氣氛緩和了下來,允許幸平進入,那條界線也開始模糊。
幸平忘記第二次的吻是在什麼情況下發生,只記得自己再度有幸近距離與那張容易臉紅、毫無保留地將情緒攤在表面的可愛臉蛋接觸的機會。
「塔克米,可以親你嗎?」
他毫不掩飾的將自己的企圖說出口。
「…………你就那麼想跟我接吻?」
幸平將塔克米圈在自己與置物櫃之間,單刀直入地提出要求,在這間四下無人的資料室裡,沒有人會來打擾,連與哥哥一向形影不離的伊薩米也不在。
「嗯。」
塔克米瞥了幸平一眼,並沒有太大的反抗,只是轉過身面對幸平。雖然光線昏暗,但幸平還是可以看出塔克米臉上的淡淡羞澀與顯然是同意的沉默回應。
他抬起塔克米的臉,放慢速度貼上兩片時隔多日終於能再度品嘗的唇瓣,而在距離化為零的前一刻,幸平彷彿生了第三隻眼,準確地握住塔克米舉起的右手,將它壓在身側的櫃門上,同時忘我地投入與塔克米的熱吻中。
「幸……平……唔…………」
「塔克米……塔克米……」
幸平變換著各個角度,只為了將塔克米的味道嘗個透徹,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到幸平滿足了才放開塔克米。
塔克米的味道仍是那麼美味,見塔克米眉頭緊皺的惱怒樣,讓幸平起了戲弄他的心理。

「招待不周!」
果然讓塔克米臉上的溫度飆高到了直接氣的轉身就走的地步。

那之後兩人間的關係彷彿跨越了某座危橋般一整個鬆懈下來,再下一次提出親吻的要求時,塔克米的反應反而像是被提出挑戰般挑了挑眉後接受,幸平不會忘記那次的吻他們兩人吻得有多激烈,連嘴唇都破了,當天下午十傑會議時可沒少被開玩笑,尤其一色那彷彿看透一切的表情更是讓兩人如坐針氈。



「塔克米……」幸平將臉埋進塔克米頸窩,深吸一口屬於塔克米的味道。
「嗯?」
「下個連休,有計劃嗎?」
「……啊?」聞言,塔克米睜開再度陷入昏昏欲睡的眼睛,要不是被人從後方環抱著的現在實在難以動彈,他大概會開始指著身後的人說教。「你忘了假期的第三天有十傑會議嗎?薙切(繪里奈)同學還特地對你耳提面命再三交代不要遲到。」
「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是要討論什麼來著?」
「…………」塔克米已經懶得繼續附和幸平了,要是因此被薙切追著跑也不甘他的事。
「總之應該不會用掉太多天吧!我想回家一趟,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塔克米?塔克米……?」

回應幸平的只有綿長的呼吸聲,那幸平十分熟悉的呼吸聲,知道枕邊人已經進入夢鄉的幸平也不惱怒,而是帶著笑容一起進入夢中。



14.


塔克米站在屋簷下看著眼前的人來人往,時間已經接近傍晚,結束社團活動的學生、下班的上班族,買晚餐材料的主婦也開始多了起來。
這裡是幸平長大的地方,光是意識到這點就讓塔克米對平凡的一切充滿好奇與濃厚的興趣。
如同先前發生過無數次的,經過幸平餐館前方的行人、學生也都對這個與堇花商店街格格不入的金髮美少年投以好奇、驚艷與深感興趣的目光。
塔克米並不在意,反正自己已經習慣了。
身在異國成為目光焦點的自己,等待幸平的自己。

從下意識低頭確認時刻抬起的那一瞬間,他與眼前的黑髮少女對上眼。
面對對著自己臉紅害羞的少女,塔克米習慣性地露出迷人的微笑消除對方的緊張,不料此舉讓一旁的長髮少女抓住短髮少女調侃起來。
「唷~要移情別戀了嗎?面對金髮外國美少年的深情對視終於要拋棄那個一年回來不到幾次的負心漢投向他人的懷抱了嗎?」
「雅、雅紀!才、才沒有、我只是……」短髮的少女偷偷瞄了塔克米一眼,見對方也歪著頭狀似不解的看著自己,臉上又更紅了。
「我知道啦!我怎麼會不知道真由妳對幸平一往情深每天經過都要看著幸平家的招牌嘆氣感嘆要是當初有告白就好了不然至少現在也是每天可以通通電話互相寫寫mail聊聊日常……」
「雅紀~~~~」

被稱為真由的短髮少女根本無力阻止好友將自己每天的所作所為毫不保留加油添醋連停頓都沒有的公諸於世,而且裡面只有前半是真的,後半全是胡謅的。
在全名小金井雅紀的長髮少女總算住口時,暱稱真由,全名倉瀨真由美的短髮少女也用一雙淚目偷偷看了將一切全部收入眼底的塔克米一眼。
見塔克米一臉仍是冒著問號的笑容,倉瀨暗自鬆了口氣,但也只維持了一下子的平靜。


從小金井和倉瀨口中聽到幸平的名字已經足以令塔克米判斷出對方身分,毫無疑問是幸平的國中同學,而且眼前的短髮少女還暗戀著幸平。
「那個……How…How are you?」
小金井以生硬的英文向塔克米搭話,這個金髮的外國美少年在他們接近幸平餐館前就已經聽到不少人談論,近看果然非常俊俏,明明是男孩子卻帶著女孩般可愛的中性氣質,加上那身和商店街純樸的氣氛完全不同的俐落打扮,明明不是像電視上的明星那樣花俏的衣服,但微微傾斜的站姿卻展現出模特兒般的亮麗感。
塔克米正要開口,身後就傳來喀拉喀拉的鐵門聲。
「不好意思啊!塔克米,讓你久等了……這不是倉瀨嗎?還有其它人,好久不見啦!」
「幸……」
正要喊出幸平的名字,不料卻被一把更高亢的聲音蓋過。

「幸平!你知道你讓我等了多久嗎?」
是日文。

「對不起啦!我一時找不到鑰匙嘛!而且後門竟然被人堆了東西……」
「說一聲讓我幫忙搬就好啦!」
「啊哈哈……總覺得塔克米不適合那種形象嘛……啊!幫你介紹一下吧!這些都是我的國中同學。」
「嗯!我知道,他們剛才有提到你。」

果然都被聽到了!!
倉瀨的少女心跟被打破的窗戶玻璃碎片一樣散落一地,本以為塔克米是外國人而鬆了一口氣,不料對方日文根本流利的很,自己對幸平的心意這個公開的秘密都被聽的一清二楚。
「欸?是喔!這位是我現在的高中同學,塔克米˙阿爾迪尼,義大利來的留學生喔!雖然長這樣子但可是日義混血兒,跟他說日文就可以了!有個跟他完全不像的雙胞胎弟弟!」前半是對著塔克米,後半是對著自己的國中同學。
「你對伊薩米的外表有什麼不滿嗎?」
「不管是誰第一次知道都會訝異的吧!因為完全不像啊!」而且是長相、身材、個性,從頭到腳找不到半點相似之處的雙胞胎。
「啊?聽好,幸平!雙胞胎並不全會長的一模一樣,那是誤解!只有同卵雙胞胎才會長相相同,一般懷上雙胞胎的機率根據統計大約是4/1000,我跟伊薩米是異卵雙胞胎,是同時有兩個卵子……」
「是、是我知道了!塔克米老師!」

金髮少年那較同齡少年略微老成又愛說教的喋喋不休將方才的帥氣外表和文靜一口氣吹的無影無蹤,同時也吸引了更多人靠過來圍觀,除了塔克米亮眼的外表外,這間堇花商店街的人氣餐館竟然開門了也是原因之一。

「小創真~~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喔!」
「求求你做幾道菜給我們吃吧!」
「拜託了!小創真!」
富田便當店的小老闆和其它常客都湧了上來,熱烈的向幸平拜託能否做幾道菜讓它們一解相思之苦,距離上次餐館營業已經是兩個多月前的春假,HP早就見底了。
「欸?可是我是帶同學回來通個風順便玩幾天的……」幸平面有難色地看向塔克米。
「有什麼關係,他們可是想吃你做的菜才特地來的,端出客人想要的料理不就是廚師的義務嗎?」塔克米補上一句。「我也會幫你的。」
「嘛……塔克米不在意就好了!是說你竟然會願意給我打下手……」
「不要搞錯了幸平,我只是幫˙你而已,可不代表矮你一截啊!」
「是、是!」幸平輕鬆帶過塔克米的挑釁,轉頭對著一群毫無形象抱著自己腰間的大人拍拍。
「那我們去弄點食材回來,今晚就特別營業一下子。」
總算脫離四、五個大人的魔掌,幸平自然地抓起塔克米的手腕離去。


無論過了多久,還是這間定食屋的氣氛讓幸平最習慣。
塔克米則是幫著幸平處理食材,兩人輪流送餐,雖說同樣是料理名校的學生,但技術竟然能和幸平旗鼓相當,甚至連味道都如出一轍還是讓這群大人們嘖嘖稱奇。
更有趣的塔克米也對招呼客人相當熟稔,那與商店街的氣息截然不同帶著西式風格的彬彬有禮也讓常客們感到相當新鮮,尤其是那群學生們,不管男女似乎都對這個同齡異國少年廚師相當感興趣。
「啊!我想起來了!你就是去年小創真學校那個什麼學園祭的時候……」
「是月饗祭。」
「啊!對、對!來幫小創真的其中一個人嘛!」富田便當店的二代店長總算想起塔克米是誰。「能和小創真一樣快的人我還沒見過呢!你竟然比那個大個子還厲害。」
大個子指的當然是美作昴,一提起討厭的人塔克米眉頭一皺。
「啊~說到那個時候可真是多虧有你們來幫忙呢!不然只有我和田所、美作大概沒辦法!」
「是你太不自量力了吧!要不是有我和伊薩米、水戶同學去幫你,你怎麼可能打敗久我學長啊!」
聽到水戶的名字,倉瀨的心跳也漏跳一拍,果然水戶同學也對創真同學……
「而且我跟差點因為赤字被退學的人不一樣,『出差版大眾餐館阿爾迪尼』可是主要大道的冠軍喔!」
「就是啊!塔克米好厲害喔!」
「被你這樣稱讚我也高興不起來……還有!一樣快什麼的,那邊那位先生,我可從來沒輸給幸平過,被你那樣說讓我難以接受!」
敢在別人的店裡對著客人向老闆挑釁,這種事大概沒幾個人幹得出來。
「就是啊!和塔克米的對決還沒分出勝負呢!」
「在這裡分出勝負我也不反對喔!」
「真的?那輸的人接下來的假期就要聽另一個人的!」
「不錯的賭注呢!我會好~好的重新教育你作為七席該有的自覺,對決的主題要用什麼呢?」
別說富田,所有的客人都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時候,兩個少年廚師就已經定下對決賭注甚至開放報名評審了!




15.


對決的結果塔克米以一票之差險勝,在兩人平手等待最後一票的倉瀨時,害羞的短髮少女心虛地看了塔克米一眼後將票投給塔克米。
雖然對自家商店街的招牌餐館小老闆竟然輸給一個外來的有點不甘心,但這個異國少年廚師的料理確實好吃的不輸給幸平餐館。
結果出爐時,幸平注意到塔克米沒有表現出幸平預料中的得意,反而若有所思的看著倉瀨。

「塔~克~米~」
「嗚哇-!!」
趁著塔克米陷入沉思,剛洗完澡的幸平趁機撲到塔克米身上。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肢體接觸的塔克米沒有反抗,只是任由幸平在自己身上磨蹭。
「是我的錯覺嗎?你今天特別黏人啊!」
「塔克米不可以花心喔!」
「啊?」
「你啊!今天一直在偷看倉瀨對吧!」倉瀨也一直在偷看你,我都看到了!
「……啊?」幸平的發言實在太超乎塔克米想像,令他忍不住回過頭對幸平投以難以置信的眼神。
這傢伙到底是要遲鈍到什麼地步!?那個女孩怎麼看喜歡的人都是幸平你啊!
「塔克米喜歡的人是我,那就不准看其它女孩子、啊!男孩子也不可以。」
「…………你到底在說些甚麼我怎麼完全聽不懂。」
「啊~要是我贏了就可以要求塔克米不要跟倉瀨眉來眼去了,還可以要塔克米跟我做那樣這樣的事。」
「你是為了這種目的才跟我做料理對決的嗎?」
「被發現了!」
看也知道不是真的,但塔克米還是無法習慣幸平這種輕浮的態度。
「那塔克米要使喚我什麼呢?按摩?搥背?還是?」
「我都不知道你是這麼輕浮的人啊……不過這個提議也不壞。」

趴在幸平的被褥上,塔克米愉悅地享受幸平的服務,很久沒有這麼頻繁的接待客人確實讓他有點累了,但這才是自己想要的日常。早上開完十席會議才離開學校,會議上薙切還是老樣子針對幸平,但明眼人塔克米可不會看不出那代表什麼。
薙切、水戶、田所、新戶,再加上一個青梅竹馬的倉瀨,塔克米細數著幸平身邊的女孩名單,真是罪惡的男人啊!幸平創真。

「那明天要去哪裡?站內商店如何?不過因為我也沒怎麼去所以不知道有什麼店可以推薦,還是……塔克米,有在聽嗎?塔克米?」
見塔克米沒回應,幸平才發現塔克米已經睡著了。
「還是一樣毫無防備呢!」
不是睡在客房而是直接睡在幸平的房間裡,幸平打開手機的照相功能偷偷地拍了張照片,回覆完未讀的訊息後,幫塔克米拉好衣服蓋上薄被,再偷個吻後自己也鑽了進去。


被幸平的味道包圍,恍恍惚惚的塔克米想起來了,那股酸酸甜甜的味道。
那天獨自在烹飪教室試作新料理的自己卻意外做出了那樣的味道,只要嘗一口就知道,身為製作者的廚師本人正沉浸在戀愛中的滋味中的味道。
如同畫布反映了畫家般,盤子上的料理也反映了廚師本人的心意。
再不願意承認也不行了,那個滿腦子都是幸平的自己,被弟弟吐槽哥哥果然最喜歡幸平了的自己。
以往明明不會這樣的。
「唷!塔克米!你在這裡啊!我找你好久了!」
「幸、幸平!?」
面對總是挑對時機出現的幸平,不得不說就算是無時無刻都將幸平雷達開啟的塔克米也會有絕對不想碰到本人的時候。
這個男人到底……
「你在試作新料理嗎?可以讓我嘗嘗嗎?」
「喔、喔……」
塔克米紅著一張臉端起盤子,祈禱著不要被發現自己隱藏在盤子裡的心意。
「這個真好吃啊!酸酸甜甜的、雖然有少許苦澀感,但很好的跟甜味互相襯托、該怎麼說好呢?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樣的東西……難道這就是所謂戀愛的滋味嗎?」吉野他們常說的!
「大、大概吧……」塔克米狀似漫不經心的虛應著,他滿腦子都是祈求幸平快點吃完走人。
「唔唔……不愧是塔克米!嗯?」
可惜天不從人願,幸平並沒有忽略掉塔克米的異樣,那個總是將自己和幸平之間的對手關係掛在嘴上,得意地炫耀自家技術主張存在感的塔克米竟然會如此消極地應付自己,讓幸平難得起了惡作劇心理,誰叫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看似冷靜又自負的美少年其實認真又容易惱羞,臉皮也薄的要命。

「我說塔克米……你……」
「啊?嗯?怎麼了?」
「該不會、戀愛了吧?」
看似是疑問句的肯定句,但塔克米完全沒發現幸平的如意算盤,只是極力將臉別過,不讓幸平發現自己臉上灼熱的溫度。

「啊!?才、才沒有!才沒有咧!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戀愛了?」
「盤子上的東西是不會說謊的喔!」
幸平得意的將吃了一半的檸檬塔端到塔克米面前。
「唔……」
「到底是誰?告訴我嘛!」見塔克米一臉難以反駁的窘迫樣,讓幸平更不想放過他,而是乘勝追擊非要從這個萬人迷美少年中套出一個名字來。「我不會說出去的啦!該不會是我認識的人?不管是誰,要是被你那票FANS知道可要哭死了!」
只見那張白皙的臉蛋整個紅的像煮熟的番茄,完全沒了平時指著幸平說教的氣勢,最後像是被逼到無路可走,才抬起發顫的手指指了一個方向。

「欸?」
不偏不倚正是幸平。


「該不會是……我?」
塔克米點了點頭,視線還是維持緊盯著桌面的狀態。
「欸?」

後面的發展不用再看下去也知道,在那之後自己就被拒絕了,理由還跟以前自己拒絕追求者們的理由一模一樣。
宛如被逼著告白般的發展,還沒來得及整理面對好自己的心情就被迫告白,不到幾分鐘就宣告失戀也太令人措手不及了,當下除了惱怒、尷尬外,只剩下不戰而敗的悔恨,明明知道只要隨便一個人名就能搪塞過去,何必這麼聽話的照實回答?反正依幸平的性子也不會是認真想知道。


淺淺的打呼聲將塔克米喚醒,以往總是需要兩個鬧鐘的他迷迷糊糊地睜開眼,鑽入鼻腔的是已經漸漸習慣的氣味,那是幸平的味道,還未從被拒絕的夢境中完全清醒的塔克米深吸了一口氣,將臉埋進那個將自己團團包圍住的胸口,哪怕只有一秒也好,繼續停留在那個虛幻的時刻裡。

Comments


« »

08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工商廣告時間+
■插畫/繪圖相關工作募集中■
(同人可)
sei■jyu520☆yahoo.com.tw
■→去掉,☆→@
已出刊同人刊物列表




アリス&軍服パロ(宗像)
通販頁面



遥かなる奇跡~ACIENT GRACE~
DLsite【日本語】
公式サイト【日本語】
遙遠奇蹟~ACIENT GRACE~
中文官網



受絕對萌域委託繪製的謝爾抱枕w實物圖還是一樣漂亮呢wwww
通販頁面



受絕對萌域委託繪製的kano抱枕w實物圖好可愛啊!!!!!!!!
通販頁面



怠惰的愛
Pubu電子書城連結
Google Play


1502529_757988477548055_868231402_n.jpg
被說是惡魔很可憐vol.02 愛麗絲狂潮,來襲!
博客來頁面


1502529_757988477548055_868231402_n.jpg
被說是惡魔很可憐(1)小惡魔?聖女愛麗絲
博客來頁面
金石堂頁面



骨味相投 04 落幕!法師的最終騙局(完)
博客來頁面
金石堂頁面


0010586613_bc_01.jpg
人魚少將的相親


骨味相投 03 怒濤!法師的惡質把戲


血族特警


骨味相投 02 激鬥!法師的逃命指南


骨味相投01參上!法師的骷髏僕從


→轟炸少女←


DREAM創夢 同人&COSPLAY綜合情報誌 VOL.28


惡魔王子的調教日記
博客來頁面←→大翼文化



繫情.下卷 梁祝奇緣
博客來頁面

繫情.中卷 夢斷三國
博客來頁面

繫情.上卷 情鎖白蛇
博客來頁面←→采竹試閱




聖百合女子學園-純色序曲



下一站,台北
+ABOUT+

請先看過來!
訪客重要注意事項ˇ

隨時更新UP!

---------------*
→我是用chrome瀏覽器更新的,所以非chrome瀏覽者可能會看到亂碼。2012/01/19 up!!
→回覆歡迎
→本站如標題所示,有腐向亦有宅向,敏感者或厭惡者請慎入!
→日誌圖文請勿隨意轉載,本BLOGLINK FREE,不過連了就連了....啦....
---------------*
→還是講一下比較好!="=ACG心得有つづきを表示(繼續閱讀)表示有部分劇情捏他(洩漏),無つづきを表示則捏他不明顯,未看過該劇情者請自行斟酌。
---------------*

+PROFILE+

みやこ

Author:みやこ
宅化中的腐麻糬一顆!男性向女性向一般向通吃的雜食性生物!
個人網站
twitter新浪微博
justin.tv
*日記萌腐發言參雜,多個人妄念,感興趣作品請參閱MENUww
*中性類型角色特愛!
*甲斐田ゆき病末期患者
*堅持愛他就是要虐死他的變態....不過這部分只會吐在裡日誌!( ̄▽ ̄)b

----------------

■插畫/繪圖相關工作募集中■
(同人可)
sei■jyu520☆yahoo.com.tw
■→去掉,☆→@

+MENU+
+PIXIV+
+AN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