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tag

☆腐麻糬宅化日誌☆~( ̄▽ ̄)~♪

這是一顆腐到黑心的麻糬受到感化(?)後想脫離腐海皈依宅門的故事....(騙肖)

■Cinnamon Roast(塔克米SIDE)16-18

Category: 【義大利基友好傲嬌】  
■Cinnamon Roast(塔克米SIDE)16-18





16.


「也就是說,畢業後阿爾迪尼同學就要回義大利囉?」

「嗯!我跟弟弟會回去繼承家裡的餐廳。」
面對小金井的疑問,塔克米將冰淇淋吞下後才開口回答。

明明是男孩子卻可以用湯匙吃冰淇淋吃得那麼好看,小金井和倉瀨可以感覺到從四面八方投射過來的視線有多刺人,這輩子第一次成為眾人焦點竟然是在這種狀況下真令人心情複雜,可是當事人的塔克米卻渾然不覺,一旁的幸平也是。
明明她們兩個才是貨真價實的女孩子,真是太不公平了!可是好像又可以理解。
「還有,叫我塔克米就可以囉!」
這麼說的塔克米露出含蓄卻又不失優雅的微笑,兩個女孩在那瞬間都聽見自己內心巨大的心跳聲。
不愧是美少年啊!都可以看到背後長出花來了。

今天是假日,在站內商店閒逛的小金井和倉瀨正想著要不要到幸平餐館找幸平和塔克米時就在賣義式冰淇淋的店家前偶遇了正在排隊的兩人。
本想著兩個大男生跑來買甜點的畫面怎麼看怎麼詭異,但現在看起來為什麼又這麼適合?違和感給我運作啊!
塔克米還率先開口詢問是不是也要買?不愧是以奉承女性為己任的義大利男人,跟旁邊的某人完全不一樣。
之前的水戶同學既性感又成熟,這次的塔克米同學則是比女孩子還可愛的異國美少年,幸平同學的身邊盡是些出色又亮眼的人,高中生好厲害啊……倉瀨一邊感嘆一邊又忘記自己也是高中生了。

「義大利在地球的另一端吧!才高中生就跑到這麼遠的地方念書,好厲害啊!」
「為了修行這點辛苦不算什麼!而且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弟弟也陪我一起來,母親偶爾也會來看我們,順便在日本觀光。」
「但還是好了不起啊!才高中生就自己在外生活了!」
「正確來說是國二就來了!寒暑假也會回家,不過今年恐怕抽不出時間回去了……」煩惱著暑假是否也得銷假回學校開會,塔克米開始思考為期不多的暑假規畫。
從日本飛到佛羅倫斯單程就要13小時,把check in和轉程的時間算進去至少也要花掉一天,來回就得耗掉至少兩天,加上還有八小時的時差。
「欸?」
「你該不會忘了第二學期開始的秋選籌備工作吧!」見幸平露出疑惑,塔克米脫力的向幸平提醒。
每年第二學期的重頭戲之一秋季選拔的主辦單位就是十傑,別說從審查員的報告中決定名單,還要提早邀請評審,決定後續比賽的主題。光是接洽連絡這些大人物的工作就得提早幾個月準備,塔克米現在可以理解去年學長們抱怨時間不夠用的心情了。
「這麼說來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你要是又被薙切同學罵我不會幫你喔!要更有身為七席的自覺才行啊!」
「是塔克米太認真了!」
「是你太鬆懈了!不要把我跟你相提並論!」

倉瀨發現只要幸平一開口,兩人就會進入熱烈的兩人世界中進行她們聽不懂的對話,大量只屬於『那個世界』的用語充斥在兩人之間,同時那個紳士、溫柔的塔克米也會像變個人似地熱血又幼稚,將對幸平的敵對意識張牙舞爪地穿戴在自己身上。

「嗯?倉瀨該不會對塔克米一見鍾情了吧?」
「咦?咦咦──!?」
見倉瀨又在偷看塔克米,幸平毫不顧忌倉瀨的纖細少女心,直接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
「畢竟是漂亮的金髮美少年嘛!嗯嗯!」幸平一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的表情。「雖然有點殘酷,但還是勸你放棄比較好喔!這傢伙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且這傢伙在學校的FC可是很凶猛的──」
還沒說完幸平就接收到了塔克米的手刀攻擊。
「你在說什麼啊!對女性不可以這麼無禮!聽好,幸平,對女性要更細心、注意她們的感受才行,像這樣當著本人的面擅自猜測他人的感情很失禮的,要是再這麼遲鈍下去你身邊的女孩們就太可憐了。」委婉地表達出幸平身邊女孩們的心意,即使是這種時候塔克米也不忘顧及倉瀨的感受。
「我只是實話實說啊!而且你不知道你那票FC的女孩子每次都用很可怕的眼神看我啊!」
「你會在意那種事才令我驚訝啊!」插班入學第一天就當著全校的面挑釁的傢伙竟然會怕女孩子?
「那是你不知道而已,而且你沒注意到你每次比食戟的時候觀眾席上的女孩子越來越多嗎?」某種意味上男孩子也變多了。
「啊?」比賽的時候他可沒那種心情去注意觀眾席。

「個人FC……」那不是漫畫裡才會出現的東西嗎?沒想到真的會有啊!
小金井和倉瀨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塔克米,不過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對方是那麼可愛的美少年啊!
「聽說最近還成立了男生組成的FC,不愧是萬人迷啊!」幸平裝模作樣的說著。
「你到底想說什麼。」這已經是幸平第幾次拿這種事開他玩笑了?
「塔克米在義大利也有很多男人追你不是嗎?」
「反正我已經習慣了!對料理又沒幫助,有沒有都無所謂吧!」老是要應付各種追求者也是件苦差事。

真是令人羨慕不已的欠揍發言,得天獨厚的外表加上全國最嚴格料理學校的高材生,女孩子就算了,倉瀨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對男生自嘆不如的一天。
而且不是沒有察覺到,倉瀨以她特有的女性直覺隱約發現了兩人間的異樣,從前一天傍晚幸平拉起塔克米的手離去開始,塔克米面對幸平時的態度也好,肢體接觸的頻繁程度也好,都讓她在意的心癢癢的,加上兩人間難以被他人介入的氣氛,明明之前和水戶一起時都不會讓她感到如此被排拒在外的隔離感。


「哇啊!」
咖!
不過發了下呆,倉瀨就被人狠狠撞了一下,失去平衡的身體前傾,差點從階梯上摔下去,手上的冰淇淋也飛了出去,更麻煩的是還踩到了什麼東西。
即時扶住她的是眼明手快的塔克米,但冰淇淋也因此砸到塔克米的衣服上,真是尷尬的場面。更麻煩的還在後面,撞到倉瀨的人似乎不打算就這麼善罷甘休,硬是要對方也賠償被踩壞的東西。
「真是的!都是因為妳啊!笨女人!害老子的冰淇淋蛋糕都沒了,你知道老子一天不吃冰淇淋蛋糕就會抓狂到拳頭發癢嗎?啊?」

這裡也有個愛吃冰淇淋的男人啊!小金井在心裡吐槽。
只是和另一邊賞心悅目的金髮美少年不同,是個穿著背心和花襯衫、梳著斜飛翹瀏海戴著墨鏡,旁邊還跟著兩個小弟,從頭到腳充滿吐槽點,與其說是公子哥兒倒不如說比較像跟不上時代的暴發戶的不良少年。
「你現在要怎麼賠償我啊?嗯?」
「對、對不起!對不起!」
留著斜飛瀏海的年輕人藉著身高優勢逼近倉瀨,嚇得她直發抖,整個人像隻倉鼠般縮成一團。而就在小金井想開口介入時,一隻白皙的手臂先隔開了兩人。

「可以不要再接近了嗎?她已經在害怕了。」一把將倉瀨拉到自己身後,塔克米抬起頭毫不畏懼地直視眼前比自己高出整整一個頭的年輕人。
「啊?你是誰啊?」年輕人拉下墨鏡,本只是想看看這個強出頭的小鬼長相,在注意到對方迥異於東方人的外表後直接將墨鏡給摘了下來。
「唷!外國人啊!怎麼?想展現你的紳士風度?逞英雄?還是那個……叫啥?LADY FU……FU什麼的?」
是LADY FIRST!但不是用在這種地方。塔克米在內心吐槽的同時也嘆了口氣。
「你那什麼臉啊!外國小子!知道老子是誰嗎?啊?」
「就是啊!知道我們老大是誰嗎?」
聽到對方的問句,塔克米向身旁的兩位女孩拋去疑問的眼神,沒想到她們也搖頭。
「賠償蛋糕的費用沒問題,只是我要你也向剛才的無禮行為道歉,畢竟你也沒好好看路不是嗎?」
塔克米私毫不受對方步步逼近的態度影響,理直氣壯地闡述自己的主張和要求,挺直的背影在倉瀨的眼中是那麼可靠,簡直像真正的王子一樣。

「啊?賠錢?你以為賠錢就沒事了嗎?老子的蛋糕可是今天最後一盒的限定口味啊!有錢也買不到了!你現在要怎麼陪我啊!」
沒想到會有這麼愛吃蛋糕的男人!這下不只是小金井,就連路過停下來圍觀的路人都吐槽了。
穿過圍觀的人群,將手機收回口袋裡,上完廁所回來的幸平根本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而他首先注意到的竟然是塔克米被弄髒的衣服。

「塔克米,你衣服是怎麼回事?」
到底有多不會看場合啊!竟然完全無視了一旁的不良少年三人。
「這個令人眼熟的顏色……還黏黏的……難道是!?」
「是真由的冰淇淋啦!被這個人撞到的時候掉到塔克米同學的衣服上了!」
「原來是這樣啊!那還是先回家換下來比較好吧!」幸平依舊無視現場的氣氛,到底是多遲鈍!
「不要無視我啊!你這個紅毛又是哪來的小鬼!」
「呀~該怎麼說好呢?現在發生什麼事了?」
塔克米將地上的蛋糕封盒撿了起來毫不猶豫地打開,雖然摔得亂七八糟還被踩凹,但只消看一眼就知道,裡面裝的是semifreddo(雪藏蛋糕)。
「咦?這不是雪藏蛋糕嗎?就是你之前做過的那個……」
說來真巧,還是檸檬口味。
「只是semifreddo的話我做一份賠給你就是了,但你必須答應我不再追究這件事。」
「啊~?你在說什麼啊!金毛小子,那可是限定口味啊!就算是老子也只能乖乖排隊好不容易才買到的,你以為隨便一個雪藏蛋糕就能比得上的嗎?嗯?」還理所當然的談起條件,是多搞不清楚狀況?
塔克米那高高在上的態度顯然徹底激怒了不良少年。包裝盒上用燙金標示的店名是連倉瀨和小金井都知道的超人氣甜點店,到底是哪來的自信能做出比人氣店家還好吃的雪藏蛋糕。
「比不比得上吃了就知道,不然你還能怎麼辦呢?」
「唔……!!」
塔克米用和他那張秀氣中性的長相截然不同的凜然口氣毫不畏懼地正面應對比他高上許多的不良少年,一時之間還真的被那股氣勢給壓了下去。不良少年想了想,他說得確實也沒錯,但還是很不甘心,畢竟自己可是乖乖排隊,忍受了整整三個小時被一群魄力和亞馬遜叢林女戰士有得比的女人用異樣的眼光竊竊私語才買到那條限定蛋糕。以甜點為目標的話,再怎麼溫柔的女人也會化身為母夜叉,不良少年用身體體會了這條真理。
正開始盤算著,就看見倉瀨拿著沾濕的手帕幫塔克米擦拭被冰淇淋弄髒的上衣,和方才保護女性時不同,現在的塔克米露出柔和又無奈的放鬆表情安撫倉瀨。

金髮碧眼加上精緻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膚,以男孩子來說略嫌嬌小纖細的身材,下垂的眉眼讓長長的淡金色睫毛一清二楚,以及被紅髮少年捉弄時浮現淡淡紅色的臉頰,又嗔又怒的表情散發的吸引力已經跨越了性別。

「仔細一看,你長得很可愛嘛!」
「欸?」
「如果你陪我喝喝茶約個會的話,我倒是可以不要你們非賠我那個限定口味不可。」
--------------------------

塔克米的男友力是女性限定♪

創真的男友力是塔克米限定←





17.


啊?
此言一出別說小金井和倉瀨,就連一旁圍觀的群眾和後面的兩個小弟都驚呆了。
呃、雖然他確實長得很好看,但……終究還是男孩子啊!難道老大/這個人有那種興趣!?
塔克米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這種人他見多了,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可……」

「我反對!」
正當他要應允時,卻被幸平開口截斷。
「我知道你有自信不會輸,但為什麼老是答應這種賭注啊!至少先經過我同意啊!塔克米!」
「啊?你是我的誰啊!幸平!以前也說過,為什麼非要經過你同意不可?」
「總之我就是不准你以自己為賭注跟人比賽!要比也是我比!」
「就憑你?別開玩笑了!你這個曾經拿自己以後不當料理人當賭注的傢伙沒資格說我!別忘了昨天的比賽我贏了之後你答應我什麼!」
「那跟這是兩回事!」
見兩人莫名其妙吵起來,被放置play已久、到現在連名字都還沒出場的不良少年終於不爽了。
「你們兩個!這傢伙怎麼樣都無所謂嗎?」
一氣之下,不良少年抓起倉瀨的手臂威脅,見到女性陷入危險,塔克米也拋下幸平直接答應。
「我知道了!只要做出能讓你滿意的semifreddo就行了吧!」
他可是讓原本只是大眾餐廳的阿爾迪尼搖身一變成了得事先預約才能確保座位的人氣名店的天才料理人呢!


「──────那麼,接下來你要怎麼做呢?」
「怎麼辦……當然是做啦!不然你以為我是開玩笑的嗎?」
「我是問你──廚房呢?工具呢?」
「呃……」
「還有材料呢?」
「那、那個……」
「沒有材料和工具、沒有廚房給你用,再厲害也做不出來吧!」
「總、總之…………如果你硬是要出借廚房給我、那用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啦!」
「那來我家吧!材料我看看昨天買的還剩多少,不夠的再去買吧!」
都誇下海口答應了,也只能接受現實。

等備齊材料回到幸平餐館已經是40分鐘以後的事,換好衣服的塔克米甚至對比預料中還多的觀眾視若無睹,向幸平確認完材料後立刻開始製作。
因為光明正大從幸平餐館大門進入的幾個人實在太突兀又過於顯眼,讓經過的常客們也跟著跑進來看熱鬧,尤其在知道不良少年是來找碴之後更是堅持非留下來不可,讓本來還想仗勢欺人的不良少年頓時成了勢單力孤的少數族群,被圍在一群成年人之中不敢造次。

和昨天的便服不同,塔克米換上以白色為底、橘黃色點綴的廚師服,嚴肅的表情和平時大相逕庭,彷彿身處於被料理台隔絕的另一個空間般,料理的流程行雲流水不帶任何一絲一毫多餘的動作,令人難以將視線從那個白色的身影上移開。

「塔克米一但換上廚師服就會判若兩人喔!」幸平自豪地趴在廚房邊的吧台上,以最近距離欣賞塔克米烹調的身影,私毫沒有半點擔憂的神情。
而這群觀眾們也是第一次看到塔克米換上廚師服的模樣,昨天幫忙的他只有圍上圍裙,這時才深切感受到塔克米身為前職業的魄力。

「這孩子到底是什麼人……」
不知道是誰發出的低語。
「欸?昨天沒說嗎?塔克米是從義大利來留學的前職業廚師,未來的義大利料理大廚喔!」
幸平得意的炫耀著,但一雙眼睛還是沒離開過塔克米身上,自然也沒漏掉塔克米投過來的白眼。
「啊!對喔!和小創真一樣是那個超嚴格的料理學校的學生嘛!」
「每年都會有大批客人特地湧入佛羅倫斯吃塔克米做的雪藏蛋糕呢……聽說現在要吃還得先預約,是真的嗎?美作說的!」
聽見美作的名字讓塔克米的手頓了那麼一下,同時也瞪了幸平一眼,而幸平當然也沒漏掉這一幕。
將組合好的蛋糕放進冰箱,塔克米終於停下烹飪動作。
「不要說多餘的話!幸平。還有,阿爾迪尼現在的主廚是我父親,我只有寒暑假回家才會幫忙。」
「不要生氣嘛!反正美作後來也敗給你了!」在那之後兩人當然進行了同主題的復仇戰。
「那是當然的,在跟你對決前我不會再輸給任何人!」塔克米亮出手臂處的阿爾迪尼字樣。
「塔克米好帥喔!」
「…………怎麼,迷上我了?」幸平嘻皮笑臉的奉承讓塔克米有些洩氣,他挑了挑眉。
「愛死囉!」
面對幸平想也不想的輕佻口氣,塔克米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反正還有材料,趁蛋糕凝固前來做點其它的吧!」
宛如回應安可期待的歌手般,客人既然露出期待的眼神,就沒有不作出回應的道理。
身為前人氣餐廳又是現任遠月十傑的料理人做的甜點,自然不會不好吃,前一秒還硬撐著氣勢的不良少年在甜點下肚後也不得不流出感動的淚水,整個人飄飄欲仙,感嘆竟然有如此人間美味,只差沒立刻下跪求婚。
「Grazie!」


好不容易打發走了滿屋子客人,塔克米正準備換下衣服的時候卻被幸平拉住手腕。
「咦?幸平……痛!」
「果然,你的手怎麼了?」
「咦?」基於自己也有責任而留下來幫忙收拾的倉瀨也看了過來。

「欸……沒什麼啊……」
「別想騙過我,你的右手從剛剛就在痛對吧!」雖然掩飾得很好,但幸平可沒有看漏塔克米烹飪途中偶爾出現的停頓。
「咦……剛剛確實是有痛幾下……」
「難道是剛剛……」倉瀨也想起來了,在差點摔下階梯的時候,為了保護她和支撐兩人身體的時候撞上護欄,難道是那時候傷到了?
「現在立刻就去給醫生檢查!」幸平的表情一反方才的嘻皮笑臉嚴肅起來,強硬的口氣完全不給任何反駁的餘地。
「……咦?」
「對廚師來說手有多重要塔克米不會不知道吧!要是一個不好說不定一輩子都不能再做料理囉!怎麼那麼不小心!」
「!有女性就在我面前掉下去我怎麼可以坐視不管!」塔克米難以認同的反駁,從小的教育和根深蒂固的觀念讓他十分重視對女性的禮遇堅持。
「那剛剛也不用再多做那麼多料理吧!你要更珍惜自己的手啊!」
「回應客人也是身為料理人的基本,反正材料也還有剩……」
「可以讓我做就好啊!塔克米應該去休息……」
「就憑你──」

見兩人又吵起來倉瀨立刻慌了手腳,除了這莫名其妙的發展外,兩人間又再度張起了旁人無法介入的AT力場,她也只能在一旁手足無措。
而且那兩人吵那麼激烈,手還是握著不放是怎樣?

最後是在外面苦等倉瀨未果的小金井進來才中止了這場爭吵,所幸檢查後塔克米的手沒什麼大礙,但近期內還是必須避免手持重物及過度使用,也得視症狀冰敷和熱敷,不只是不准塔克米下廚,幸平甚至大費周章的買了內附鋁板支撐的護腕逼塔克米戴上。
在這種炎熱的天氣戴護腕實在是件苦差事,但基於理虧塔克米也只能乖乖遵命,反正可以使喚幸平,而且後者似乎對此相當享受。

趁著幸平離開,塔克米將視線轉向倉瀨。
「妳有話想對我說對吧!倉瀨同學。」
「咦?」
「這兩天妳一直在看我對吧?妳那毫不掩飾的熱情視線讓我非常緊張,令我不禁心跳加快,趁現在只有我們兩個請儘管說吧!」
塔克米露出彷彿背後開滿花朵泡泡的迷人笑容,他等這一刻似乎等非常久了,提問的時候毫無半點遲疑。



--------------------------
即使吵架也不忘秀恩愛的創塔醬(`・ω・´)♥

最後那段對話是捏他ARIA 第50話www



18.

「咦、啊、那、那個……」倉瀨無法反駁,她想問塔克米的問題確實像山一樣多,但她沒料到竟然會被本人當面提出來。
怎麼辦?要問嗎?問塔克米同學和幸平同學到底是什麼關係?發現塔克米同學受傷的時候她是第一次看到那麼認真的幸平同學啊!啊、在那之前還有別的,要拜託別把自己暗戀幸平同學的事說出去……唉呀呀呀呀!怎麼可以那麼直白的說出來呢!我對幸平同學、對幸平同學才、才……啊啊啊啊啊啊────!!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見倉瀨整個人陷入混亂狀態暫時喪失語言能力,塔克米也不再捉弄她,在心裡嘆口氣怎麼自己老遇到這種事,伊薩米也好幸平也好。

「我不會說出去的喔!」
倉瀨回頭。
「倉瀨同學喜歡幸平對吧!在我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小金井同學當著我的面說的那麼直接,所以倉瀨同學怕我告訴幸平對吧!」
「咦?」
「昨天料理對決的時候也是因為這樣才投給我的,對不對?」
「咦咦────!?」竟然看穿到這一步了嗎?
「做料理的手藝也許難分高下,但如果是對女性的觀察力和敏感度可別把我跟那傢伙相提並論喔!」
「欸、那、那個……對、對不起!」
過去曾經長期擔任幸平父子料理對決評審的倉瀨十分清楚裁判不公的罪惡感,對於這種藉著投票討好塔克米的做法也讓她良心非常不安。
「但、但是,塔克米同學的料理也非常好吃喔!我實在、分不出到底哪邊比較好、猶豫了很久、所以……那個、對不起!」
「偶爾也會碰到這種狀況,所以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那、那個、非常謝謝你,塔克米同學!」倉瀨再怎麼遲鈍也明白此時該說的是謝謝你而不是對不起。「我、我對幸平同學……總覺得、幸平同學身邊很多出色的人,之前的水戶同學也是,所以覺得這麼平凡的自己……」
「水戶……啊!水戶郁魅同學嗎?妳們認識啊!」
「以前有來過堇花商店街一次,我現在打工地方的炸雞塊也是水戶同學和幸平同學一起想出來的!是個非常漂亮又性感的人呢……」
「欸~幸平想出來的菜單啊!有點興趣了!」
「非常好吃喔……咦?」
見塔克米盯著自己看,讓倉瀨也有點不好意思。
「確實幸平身邊有很多可愛的女孩,但在我看來倉瀨同學也有只屬於妳的優點,妳笑起來很可愛,應該更有自信一點,經常面帶笑容的女孩才是最有魅力的,那是再怎麼漂亮的衣服或化妝品都比不上的喔!」
被塔克米這麼一讚美,倉瀨覺得自己似乎也生出了不少自信,她靦腆地低下頭拉拉自己的裙子,這是她為了和幸平見面特地選的洋裝。

「那個、真的非常謝謝你……塔克米同學……」
「義大利男人是不會對體貼女性感到厭煩的,那是一種光榮!」
明明怎麼聽都只是花花公子的花言巧語,但由塔克米說來卻是如此令人信服,這也是義大利美少年的威力嗎?


這麼說來,幸平想起自己從來沒在塔克米身邊看過露出不悅神色的女孩。
被塔克米使喚跑腿的幸平回到兩人身邊後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那傢伙哄女孩開心的功力他也不是不清楚,哪怕是失戀痛哭的女性也能在三秒內止住淚水破涕為笑,不說別的光那張臉就讓他無往不利,只要露出笑容,別說女孩就連一部分同性都能輕鬆手到擒來,不分年齡男女通吃,加上那不同於在自己面前時的紳士舉止──
幸平突然覺得自己有點不高興、不對,是不公平。

「倉瀨,你是不是該去打工了,剛剛富田大哥好像在找妳喔!」
「啊、真的!時間差不多了!那我先走囉!塔克米同學、幸平同學!」

倉瀨前腳才剛出大門,幸平就立刻拉下鐵門,沉重的落地聲彷彿宣告著室內和室外聯繫的斷絕,同時空氣也緊繃起來。

「你今晚不開店嗎?」
打破沉默,塔克米試探性的開口。
「你難得放假回家,那些常客們都很期待的吧?」
幸平還是沒有回答。

「──…………」
「嗯?」
「塔克米果然喜歡倉瀨嗎?」
「啊?」怎麼又是這個話題。
「塔克米喜歡的人是我吧!既然如此就不要隨便對別的女孩子笑啊!」
「怎麼還在說這個!你吃醋了?」
「有幾個女孩子能抵抗你的笑容啊!而且你對倉瀨也太好了吧!剛剛趁我不在都聊了些什麼?」
「是什~麼呢?」

那毫不在乎的反應讓幸平莫名來氣,塔克米本來就對女性十分禮遇,不然不可能光靠臉在校內的女孩間有那麼高的人氣,但這傢伙明明說過喜歡自己,答應和自己接吻甚至互相DIY也都是因為還喜歡自己吧?那為什麼在自己身邊的時候還要看其他女孩子呢?
習慣了塔克米追著自己跑,習慣了塔克米指著自己挑釁,習慣了塔克米在接吻後會別過臉、偷偷地用餘光偷看卻和自己的目光對上的害羞模樣。
想起父親給自己的建議,深吸一口氣後幸平想了想決定還是壓下脾氣,他雙手搭上塔克米的肩膀,彎下腰和那雙平靜的藍眸對視。

「塔克米也許不會相信,但我還是要好好的告訴你!」
幸平所熟知的這雙眼睛不是躍躍欲試、就是不以為然,總是飽含溫度充滿情緒撲面而來,像這樣毫無任何起伏還是頭一次。

「我喜歡塔克米!」
明明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一片海,也有這麼風平浪靜的一刻。
「超──喜歡、最喜歡了!」
「嗯,我相信。」
「欸!?」
「我知道幸平是不會說謊的。」
「啊、喔……」塔克米會這麼乾脆的接受幸平相當訝異,他就是以為這傢伙不會相信才沒將告白說出口,但這反應也跟他預期的差太多了,塔克米不是很容易臉紅嗎?
「那、那個,塔克米,我可以親你嗎?現在!」
「可以喔!」語畢,塔克米閉上眼睛抬起臉。
幸平感嘆怎麼是自己在不好意思,毫不客氣地吻上近在眼前的美食。

隱隱約約可以聽見行經屋外的路人的嘈雜聲、嬉鬧聲,賣堇花炸雞塊的富田屋就在幸平餐館斜對面,隨著晚餐時間接近,群聚到這附近的人越來越多,即使隔著一面牆也可以聽見各式各樣的喧鬧聲、叫賣聲,曾經一度冷清的商店街藉著幸平開發的新菜單再度活絡起來,但現在卻像是另一個世界般朦朧又遙不可及。
隨著親吻的時間拉長,塔克米的手也搭上幸平的手臂、胸前,只是再平常不過的觸碰也撩撥著幸平,這種隔靴搔癢的觸感反而令他心癢難耐,男人就是如此,越得不到的越想要。
幸平此時才發現他連塔克米到底在考慮什麼都不知道,更糟糕的是他倒是知道了自己已經喜歡塔克米喜歡到想把這傢伙吃掉的地步。


明明不久前還那麼生氣,但果然還是無法真的動氣,看來那張可愛的臉對自己也相當有用。幸平感嘆著,什麼也沒做就讓自己舉起雙手投降的塔克米確實很有一套,從沒想過兩人會有情勢逆轉的一天的幸平總算查覺到了異樣。

接下來的假期兩人還是一樣四處走走看看,塔克米買了不少要給伊薩米和遠在義大利的父母的土產,對日本特有的排隊文化似乎非常不能適應,部分原因或許是因為外表,聽著塔克米抱怨和弟弟碰到的種種討厭的回憶,特地遠道而來的這對混血兒兄弟對日本文化非常有興趣,經常善用連假四處走訪。幸平也只能跟著附和,日本人有著排外的民族性,又天生內建英語恐懼症,也難怪這位來自義大利的混血兒少年會這麼反感。
不只各種甜點、日式料理,幸平甚至把塔克米拉進時裝店試穿各種青少年名牌服飾,當這位外表不遜於職業模特兒的金髮美少年穿出比店內模特兒更有品味的搭配時,連店員都看傻了。可惜美少年似乎對打扮自己繼續服務觀眾們興趣缺缺,在換穿幾套衣服後,將陪同自己前來手機快門按不停的紅髮少年給推進了試衣間。

「為什麼最後是我買了衣服啊……」
「你對我挑的衣服有什麼不滿嗎?」
「不是啦……該怎麼說好呢…………」就是覺得怪怪的。
一起逛街買衣服試衣服這種事怎麼看都是女生或情侶在做的不是嗎?幸平偶爾也會聽到吉野、榊和田所聊到這方面的事,沒想到有一天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旁人一定以為他們是來買要跟女朋友約會穿的衣服吧!一定是這樣的,幸平告訴自己。
雖然他和塔克米間的關係嚴格來說並不能斷言是戀人,但戀人間會做的事他們也做了不少── 除了最後那一步以外。



----------------------------------
表情版:

「塔克米果然喜歡倉瀨嗎?(;´Д`)」
「啊?( ゚Д゚)ハァ?」
「塔克米喜歡的人是我吧!既然如此就不要隨便對別的女孩子笑啊!(´;ω;`)」
「怎麼還在說這個!你吃醋了?(`・ω・´)」
「有幾個女孩子能抵抗你的笑容啊!而且你對倉瀨也太好了吧!剛剛趁我不在都聊了些什麼?(´;Д;`)」
「是什~麼呢?( ′_ゝ‵)フーン」

Comments


« »

06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工商廣告時間+
■插畫/繪圖相關工作募集中■
(同人可)
sei■jyu520☆yahoo.com.tw
■→去掉,☆→@
已出刊同人刊物列表




アリス&軍服パロ(宗像)
通販頁面



遥かなる奇跡~ACIENT GRACE~
DLsite【日本語】
公式サイト【日本語】
遙遠奇蹟~ACIENT GRACE~
中文官網



受絕對萌域委託繪製的謝爾抱枕w實物圖還是一樣漂亮呢wwww
通販頁面



受絕對萌域委託繪製的kano抱枕w實物圖好可愛啊!!!!!!!!
通販頁面



怠惰的愛
Pubu電子書城連結
Google Play


1502529_757988477548055_868231402_n.jpg
被說是惡魔很可憐vol.02 愛麗絲狂潮,來襲!
博客來頁面


1502529_757988477548055_868231402_n.jpg
被說是惡魔很可憐(1)小惡魔?聖女愛麗絲
博客來頁面
金石堂頁面



骨味相投 04 落幕!法師的最終騙局(完)
博客來頁面
金石堂頁面


0010586613_bc_01.jpg
人魚少將的相親


骨味相投 03 怒濤!法師的惡質把戲


血族特警


骨味相投 02 激鬥!法師的逃命指南


骨味相投01參上!法師的骷髏僕從


→轟炸少女←


DREAM創夢 同人&COSPLAY綜合情報誌 VOL.28


惡魔王子的調教日記
博客來頁面←→大翼文化



繫情.下卷 梁祝奇緣
博客來頁面

繫情.中卷 夢斷三國
博客來頁面

繫情.上卷 情鎖白蛇
博客來頁面←→采竹試閱




聖百合女子學園-純色序曲



下一站,台北
+ABOUT+

請先看過來!
訪客重要注意事項ˇ

隨時更新UP!

---------------*
→我是用chrome瀏覽器更新的,所以非chrome瀏覽者可能會看到亂碼。2012/01/19 up!!
→回覆歡迎
→本站如標題所示,有腐向亦有宅向,敏感者或厭惡者請慎入!
→日誌圖文請勿隨意轉載,本BLOGLINK FREE,不過連了就連了....啦....
---------------*
→還是講一下比較好!="=ACG心得有つづきを表示(繼續閱讀)表示有部分劇情捏他(洩漏),無つづきを表示則捏他不明顯,未看過該劇情者請自行斟酌。
---------------*

+PROFILE+

みやこ

Author:みやこ
宅化中的腐麻糬一顆!男性向女性向一般向通吃的雜食性生物!
個人網站
twitter新浪微博
justin.tv
*日記萌腐發言參雜,多個人妄念,感興趣作品請參閱MENUww
*中性類型角色特愛!
*甲斐田ゆき病末期患者
*堅持愛他就是要虐死他的變態....不過這部分只會吐在裡日誌!( ̄▽ ̄)b

----------------

■插畫/繪圖相關工作募集中■
(同人可)
sei■jyu520☆yahoo.com.tw
■→去掉,☆→@

+MENU+
+PIXIV+
+ANIME+